《白龍脫衣》 小說介紹

白龍脫衣資源帶給大家,作者遊三玩水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人的財運,分正財和橫財。所謂正財,指工資收入、**收入、營業收入等通過自身努力能獲得的錢財,而橫財則花樣繁多,賭錢、撿錢、中獎、收破爛弄到個戰國尿壺或挖出寶物等。正財有限,且不可改。能改的隻有橫財,而改

《白龍脫衣》 第14章 免費試讀

人的財運,分正財和橫財。

所謂正財,指工資收入、**收入、營業收入等通過自身努力能獲得的錢財,而橫財則花樣繁多,賭錢、撿錢、中獎、收破爛弄到個戰國尿壺或挖出寶物等。正財有限,且不可改。能改的隻有橫財,而改橫財需要攫運。

攫運,就是通過搬取彆人的福氣聚於己身。

舉個例子,某日一桌子人耍錢,運氣好壞各不同,當日有人老贏,有人老輸。如果老輸的人通過一定手段,將贏的人運氣聚自己身上,則賭運完全顛倒。當然,你攫取了彆人的運氣,彆人的災禍也同樣轉移到你身上。

八爪魚屬魚類中的偏門,偏門專抓橫財。

千佛手的局,最重要的是弄到錢財之後,務必儘快花掉,買房、買車或者捐款。

為什麼要花掉?老話常說,破財消災。你隻有把從彆人身上攫取來的財運福氣儘快消散於天地,他們的災禍纔不會如影隨形跟著你。

儘管我非常厭惡無可救藥的胡三,但還是把禁忌告訴了他。畢竟沾點親,我不想他出事。

胡三翻著白眼:“你放心,哥哥身上的錢向來過不了夜。”

臨走之前,他還向我強借了五百塊錢。

這把血虧!

做千佛手用到了老賈放在鋪子裡的流嬰胎血,原料至少三千塊錢。

我再也不想見到他。

打發完胡三,我去了醫院。

先到病房裡看了看藥師羅漢,見到兩條藥師羅漢在窗台紅霞披身,歡遊暢快,心中大定。簽字的時候,曉婉手在顫抖。我安慰她彆害怕,相信我,阿姨的手術一定能成功。

可手術剛進行不久,出事了。

護士著急忙慌跑出來說,病人麻醉效果消失,她耐受性很差,本來需要進行再次麻醉,可她突發甲亢危象,再次麻醉可能導致心臟驟停。經過評估,術中死亡係數在頂峰值,醫生建議立即進行縫合,暫緩手術。

曉婉俏臉煞白,一下懵了。

我忙問:“甲亢危象冇提前預估嗎?”

“突髮狀況,無法預估,家屬果斷點,速度簽字!”

曉婉快急哭了:“暫緩手術後肝源怎麼辦?”

護士一臉無奈表示,以病人身體狀況,無法再次進行手術,肝源不是考慮的重點。

她說的委婉,意思就是阿姨出了手術室,隻有慢慢等死的份。

“左易,怎麼辦……”曉婉全身顫抖,淚水嘩地流了出來。

“等我十秒鐘!”我跑到病房,再次瞄了一眼窗台上藥師羅漢氣象,無傷無咎,昂揚躍遊,一切正常。出來之後,我對護士說:“再次麻醉,繼續手術!”

護士眼睛都瞪大了:“你是家屬嗎?病人手術危險更大!你們冇聽懂嗎?!”

在她心中,肯定認為繼續手術當場死,如果停止,病人至少還能多活一些天。

“我是家屬,我信他!”曉婉抹乾眼淚,在危險告知單上簽字。

不愧是我的妞!

霸氣!

簽完字,曉婉渾身發軟,身子埋在我懷裡,都不敢睜眼。我摟著她,一直在外麵等。手術從晚上八點一直做到第二天九點,猶如一個世紀漫長。

直到手術室門打開,幾個累得快要癱瘓的醫生出來,互相聊著,大意是簡直是醫學奇蹟,病人竟然能夠扛過甲亢危象,這台手術足以載入醫院的史冊。

我抱著曉婉又蹦又跳。

醫生命令我們保持肅靜,病人需要休息。

這就是陽魚!

強勢改運而毫無危險的藥師羅漢!

曉婉繼續在醫院忙後續的事,我心情大好,回了魚鋪,心中想定一個目標,努力賺錢,讓她們娘倆過上好日子。

到魚鋪一看,胡三在鋪子門前晃盪,也不知道他從哪裡弄來一個透明薄膜球,上麵開個呼吸口子,裡麵裝了水,養著八爪魚,斜跨在肩上。

這養魚辦法,真是活久見!

不過這貨一晚上變化挺大,脖子上掛著粗項鍊,手腕上戴個手錶,嘴裡還吃著烤串。

胡三見到我,滿臉堆笑:“大兄弟,你回來了?我還你錢!”

“你彆告訴我昨晚就發財了?”我好奇地問。

胡三點了五百塊錢給我,說道:“那必須滴!你是不知道,昨晚哥哥大殺四方,把把通吃,賺了二十幾萬!二十幾萬啊,我一輩子冇見過這麼多錢!不過按你交待,錢不過夜,早上全霍霍出去。看哥這身行頭,大金鍊子小手錶,一天到晚吃燒烤!歌中的夢想,我也實現了。哈哈哈!”

“那敢情好。胡哥,你賺幾天錢就適可而止,娶個媳婦過日子。”我忍不住又勸一句。

胡三拍拍我的肩:“這可不行!女人這玩意兒就像衣服,再好看穿久了都一股嗖味,冇個卵意思。等著吧,要不了多久,城中首富就是我……對了,我感覺請魚之後,有點怪。”

“咋怪了?”我問。

胡三冇說話,用手拍了拍斜挎著的薄膜魚缸。魚缸裡的八爪魚本來在休息,一拍之下,開始張牙舞爪地遊動起來。而此時的胡三,麵容扭曲,開始神經病一樣跳起了舞,整得與傑克遜太空舞一樣,仔細一瞅,他跳舞的古怪姿勢與八爪魚姿勢幾乎相同。

**!

與魚共舞?!

彆說,跳得還挺好看,都可以上台表演了!

胡三不由自主地跳了一會兒,八爪魚不動了,他才停了下來,臉色古怪地問我咋回事。

這事兒我也冇遇見過,估摸著是因他與八爪魚魂牽一體有關。為進一步確認,我伸手去晃了晃薄膜魚缸,八爪魚又開始動。

胡三見狀,臉色都變了,罵道:“**!你彆搞它……跳舞挺他媽累的!”

話音未落,他與八爪魚同時舞動,不受控製地又足足跳了幾分鐘,累得吐舌頭氣喘籲籲,才停了下來。

我告訴他不礙事,魂牽一體了,平時它基本在睡覺,它動時你就跳一下,就當鍛鍊身體。

胡三點了點頭:“冇事就行。那什麼,我再向你借點錢。”

說完,他把剛纔還我的五百塊,又從我手上給搶了回去。

我都懵逼了:“你不是賺了二十幾萬嗎?”

“冇錯啊!但不是大金鍊子小手錶霍霍光了麼,我手上冇本錢今天咋耍?咋滴,不願意借啊?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哥哥講究人,明早準還你!”胡三恬不知恥地說道。

這玩法實在太高階了。

我感覺再跟他聊天會背過去氣去。

請千佛手的錢冇向他要,他倒好,想一直薅我五百塊錢來做餌。

“彆彆彆,五百塊算我送你的,明天也彆來還,我挺忙的。”我趕忙製止。

胡三想了想:“也行!反正你也不會搬鋪子……”

他走後,我捂住胸口,告訴自己不生氣,氣出病來無人替。

“這人快死了!”

老賈突然出現在我身後,冷冷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