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師說我命中帶煞》 小說介紹

《法師說我命中帶煞》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銀玲瓏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葉紫兒,林琛,白路鳴的故事。講述了:

《法師說我命中帶煞》 第3章 免費試讀

“姥姥,你不會是嚇我的吧......”我忐忑的問,有點兒不能接受。

“姥姥本來不想把這些告訴你的,因為你被血狐叼過,村民都示你為不祥之人,逼我把你扔出去,為了把你留下我特意找人給你做了場法事鎮住村民的心,可法師說你命中帶煞,克人克己,最多養到23歲就會把自己剋死!如今血狐回來找你,說明、說明......”

最後的話姥姥說不下去了,眼眶也有些紅了。

我頓時心情五味雜陳!

我還不到23呢,剛大學畢業就翹了,簡直太淒涼了吧?

“我帶你去找村尾的黑寡婦,她自稱仙姑,有兩把刷子,你看看她能不能救你,如果她也不能,那姥姥也無能無力了。”姥姥突然又開口說道。

為了活命,我和姥姥買了些禮品,準備了個紅包去了黑寡婦家裡,黑寡婦命硬,嫁了六回,每一回都把男人給剋死了,因此得名黑寡婦,平時冇有人敢上門找她,覺得她晦氣,但是遇到不乾淨的東西來找她準冇錯。

她收了我的錢,答應給我開壇做法,讓我回去準備一下,說是把狐狸引出來以後才能下手解決了它。

她給了我一把檀木釘子,還有一瓶百草灰,說是把狐狸引出來以後就把百草灰倒他身上,接著用檀木釘子釘在他身上,這樣可以讓它元神俱滅永不超生。

黑寡婦還交代了一些其他的細節,我都一一記下了,我拿著東西回到家就和姥姥一起趕緊佈置黑寡婦要的靈壇,心裡七上八下的、坐立不安的等來了夜幕降臨。

村子裡的人在忙碌過後都陷入了睡眠,關了燈的村子陷入了無窮無儘的黑暗當中,偶爾可以聽到一兩聲狗叫聲,在這樣寂靜的夜裡卻讓我渾身緊張得就像拉滿了弓的弦一樣一刻也不敢鬆懈。

我和姥姥按照黑寡婦說的點了兩根紅蠟燭,放了一盆狐狸愛吃的雞和各種貢品,然後點了香紙蠟燭再去把黑寡婦請過來。

黑寡婦特意換了一身碎花黑旗袍,頭上還包了一條黑布,額頭還擦了一點黑炭,她說過**的時候可以避免陰人捉拿她。

接著她就開始做法了,她拿著兩個牛角蹩,貢桌上還放了一把奪魂劍,上躥下跳的,嘴裡一直在嘀嘀咕咕的唸叨著咒語,雙目都開始翻白,樣子難看極了,我看得有點兒頭皮發麻,覺得心臟快要蹦到嗓子眼了,不自覺的靠近姥姥。

姥姥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稍安勿躁。

“好你個妖孽,你還不現身?”黑寡婦突然疾言厲色地看向我,二話不說抓起我的手就割破了一個口子。

血瞬間滴落,血腥味瀰漫在我鼻間,黑寡婦目不轉睛的盯著門口,兩條腿都已經懸浮在了半空中,距離地麵大概十厘米的樣子。

我目不轉睛的看著黑寡婦,心跳得越發不規律,如坐鍼氈,芒刺在背,身後出了一身的冷汗,裡麵的衣服都濕透了。

然而五分鐘過去了,血都流乾了也冇有見到狐狸,我心裡琢磨著是不是割得不夠深,一咬牙決定再來一刀。

千鈞一髮的時刻,我手中的刀子突然猛地從我手中飛了出去,隻見一陣陰風把窗戶給吹開了,白色的窗簾詭異的飄起,一條黑乎乎的大巨蟒突然從窗戶爬了進來,對著我就張開血盆大口。

這巨蟒渾身散發著惡臭味,目光貪婪地盯著我,急不可耐地想要把我吞到肚子裡,嚇得我猛地一下鑽到了桌子底下才避免了落入蛇口。

我被這一幕嚇得身上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如臨深淵。

我靠!氣得我直接爆了句粗口!

這是什麼情況?

不是說把狐狸引出來的?怎麼弄了條大蟒蛇?

這巨蟒的目標似乎隻有我,它貪婪的眼睛變得血淋淋起來,使勁地撞倒了我身上的桌子要把我給吃了。

黑寡婦見狀抓起桌子上的奪魂劍就朝蟒蛇的脖子刺去,蟒蛇發出一聲痛苦的吼叫,不管不顧的搖擺著身子,張開他猙獰的大嘴就想把我吞到肚子裡去。

我本能的躲開了,蟒蛇不死心地追過來,姥姥衝過去,死死地抱住了蟒蛇的脖子用力地捶打,蟒蛇的脖子本來就受了傷,姥姥一頓捶打弄得它更疼了,它惱羞成怒地把姥姥甩了出去,接著用尾巴捲住姥姥,扭動著身子退出了屋子。

“姥姥......”我心急如焚的想要追出去,黑寡婦一把抓住了我,“你不能去,它會把你吃了的。”

我惱火的推開黑寡婦,怒不可遏地衝著她吼,“你不是說把狐狸引出來嗎?你唸的咒語是不是有問題啊?狐狸冇出來,來了條蟒蛇,你最好祈禱我姥姥冇事吧你!”

“這不怨我,是你的血有問題,你身上的陰氣太重了,所以才把蛇這種大陰之物招來了,你要是去救你姥姥得把草木灰和檀木釘子帶上......”

姥姥都被抓走了,我哪裡還有心情去聽她說這些,顧不上自己的安危,我拿了草木灰和檀木釘子就朝門外跑去,一路尾隨著那條巨蟒想要找到姥姥,然而走到慌山之後他們就冇影了。

“姥姥......”我心急如焚又有些驚心膽顫的叫了一聲,左右張望了一遍,發現我已經進入了大山,而且已經迷路了。

大山裡麵古樹參天,遮天蔽日,走在路上總覺得好像有無數雙眼睛正在暗中淩厲地盯著我,似乎隨時都會出現將我淩遲處死。

大山裡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一片,深山處還有烏鴉的哀嚎聲,聽得我一陣陣頭皮發麻,心跳得更加不規律了。

走著走著突然踩到了一隻小老鼠,嚇得我和老鼠同時尖叫一聲,我屏住呼吸,越發地感到害怕極了,身子直哆嗦,緊張一口氣冇憋上來翹辮子了。

我開始不停地祈禱土地公公保佑我,隻要讓我活下來,胖二十斤也可以......吧?

我拿出手機準備打開手電筒,結果手一抖把手機給抖到了地上。

我試圖找到手機,然而摸索了半天也冇有摸到。

“你找這個嗎?”我背後一道蒼老的聲音拉的很長,在這深山老林裡顯得異常的空洞幽冷,他僵硬地將我的手機遞給了我。

我接過手機才繃緊了神經去打量聲音的主人,藉著月色我大概性地看清楚這是個什麼東西了。

是一副骨乾巴巴的、還不怎麼新鮮的木乃伊,它的兩隻眼睛裡麵空洞冰冷,發著幽幽的綠光。

“啊......”我驚恐萬分地尖叫了一聲,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