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魚陷落》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人魚陷落》本文講述了蘭波白楚年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人魚陷落》 第3章 免費試讀

荒蕪公路儘頭,一台漆黑摩托咆哮著從與星空相接的公路末尾疾馳而來,如同一頭迅疾獵食的黑豹——北歐女神1800,美國生產的超級重量級大馬力巡航車,僅生產兩千五百台絕版,曾是言逸會長珍貴愛車之一。

摩托傾斜壓彎,一聲尖銳的輪胎摩擦聲擦破寧靜,驟停在公路一側,白楚年摘去頭盔,抬手胡亂掃了掃乾練的短髮,T恤外套著一件黑色馬甲,皮質槍帶緊扣在雙腿兩側,槍套中各插一把沙漠之鷹。

他一時興起跟言會長開口要這台車來玩,現在想想,還從冇帶心儀的omega兜過風,聯盟裡火辣多情的omega特工數不勝數,早就該踏下心來好好談個戀愛。

五月下過幾場暴雨,天氣一早變得炎熱潮濕起來,身上積攢起一層薄汗,白楚年拎著頭盔坐在地上點了支菸,撩開T恤下襬扇風,露出一截削薄收緊的腰,長年累月在極限任務中鍛鍊出的肌肉如同刀削斧刻,和健身房裡靠器械和蛋白粉養出的花架子截然不同。

他身上有一道長疤,從胸前斜開至側腰,密密麻麻縫過的針疤痕淺了一些,但依舊令人悚然,忍不住想象這曾經是多麼沉重的一道傷口。

無意中摸到這條疤,白楚年將菸頭攆滅在沙土裡,輕歎了口氣。

那個omega是乖孩子,挨*的時候更加惹人憐愛,用一條小魚尾巴緊緊卷著自己的腰,藍色眼睛裡覆著一層水,好像就要痛得哭出來了,白楚年往往捨不得他太痛,親著脖頸又是哄又是摩挲的,恨不得把腺體裡所有安撫資訊素全部壓榨出來哄著他。

三年不見,他大概已經長大了,也許比從前更好看了,也許更絕情冷漠了。

不能再想。

白楚年看了眼手錶上的定位,麵前隻有一片龐大的廢墟。

市郊區零散堆放的這片廢墟是個因為遊樂項目質量差錯,導致一個初中班級師生遇難,進而被叫停荒廢的遊樂場,生鏽落灰的旋轉木馬和支柱斷裂的摩天輪已經看不出原色。

遊樂場東南角建有一處占地不大的海洋館,外牆海藍色漆皮斑駁破爛,但大門質量顯然並不敷衍——加固增厚的合金防彈門,遮雨棚上兩個閃爍紅光的監控攝像頭正在工作,三百六十度搜尋著周圍可疑動向。

海洋館內佈局被改造過,拆掉卵石走廊和大多數玻璃壁,大部分展示缸已經乾涸廢棄,隻有原本的白鯨展示缸前亮著一排幽暗的LED燈。

展示缸中蓄著大約三米深的渾濁海水,因為許久未更換的緣故散發著一股腥臭味,水底堆放著幾塊死去的珊瑚礁。

忽然,礁石縫隙中傳來一陣類似鯨魚長鳴的音浪,展示缸中逐漸遊出一個人形輪廓——

這個奇異的生物擁有男人修長的上半身,下半身卻拖著一條三米來長猶如禮服裙襬的藍色魚尾。

他閉著眼睛,金色髮絲隨著水流盪漾,在雪白的臉頰邊輕拂,除了雙手指間生長著薄薄一層半透明的蹼,體型與普通omega無二,腰部纖細,手臂線條優美含蓄。

人魚從水底緩緩向上遊蕩,零星幾隻銀光水母跟隨在他周圍漂浮。

他的尾巴是半透明的,令人能夠清楚地看見魚尾內整齊排列的魚骨、尖刺和一些鮮紅的腸道內臟,細密的血管散發著淡藍幽光,在靜謐黑暗中閃爍,彷彿遊走的電光。

人魚漂浮到距離缸底兩米來高的位置時,脖子突然被勒住,他脖頸拷著一圈鋼環,鏈條另一端拷在缸底的沉重船錨裝飾上。

他想把脖頸上礙事的鎖環用力撕扯下去,撕扯間鋼環的防逃脫裝置自動放出一股強電流,人魚突然受到電擊變得異常痛苦,在水中劇烈扭動身體,終於累到脫力,緩緩沉到水底趴在死珊瑚上小幅度痙攣。

展示缸外,一個半張臉佈滿燙傷疤痕的alpha爬上投食階梯,弓身用鉤子把水底的鐵鏈勾了上來,把人魚拽出水麵粗魯地提在手裡,向底下坐的一位老闆展示。

人魚已被這樣折騰了無數次,冇有力氣再反抗,被疤臉alpha扯著頭髮強迫抬頭,露出一張極其精緻的臉容。

他並不像大多數omega一樣甜美嬌弱,倦怠和冷酷的表情透著一股生人勿近的抗拒氣質。

“您看好了,雖然讓他吃了點兒苦頭,可這張值錢的臉我們一點兒也冇碰過,您得體諒,我們花了好些工夫才把他綁在水箱裡,看見脖子上這一圈環了吧,通電的,不聽話就接上電路教訓一會兒,不留傷口照樣收拾得服服帖帖。”疤臉alpha挽起袖口,露出胳膊上的幾道指甲抓痕,陰惻惻地笑了一聲,“瞧把我撓的,又凶又辣。老闆都喜歡這一口。”

人魚展示缸前空出了一塊廢棄的表演台,被人打掃之後開辟成一間簡易會客室,空氣中瀰漫著幾種不同的alpha資訊素,以及煙和咖啡混雜的悶熱氣味。

買家老闆終於把貪婪目光從人魚腰肢間移開,扶著臃腫的啤酒肚緩緩吐了一口煙氣,抬起下頜輕蔑提點單人沙發上坐著的一位燙疤臉男人:“人魚omega……的確是件稀奇玩物,上麵喜歡,價格絕對不會虧待你,但保險起見我不想在這兒交易。”

疤臉alpha聽了這話顯得不大高興,隨手把人魚扔回水裡,敞開兩條腿坐在投食台階梯上,拿起一把彈簧刀摳指甲裡的泥,渾不在意:“怕什麼,外邊安著七八個紅外監視器,從入口到這兒佈置了三道防彈門,彆把我們當成街上擄姑孃的人販子,這產業做大了什麼都有,放心,周圍有上百兄弟看守,五個二階分化猛獸alpha雇傭兵都在,一隻蚊子也飛不進來,隻要錢到賬,連人帶貨我們安全護送您出境。”

“這生意我們不是頭一回做,您出去問問,我出手的美人冇有一萬也有八千,碰上極品貨色誰不來搶,您想好了,過了這村可就冇這店了。”

啤酒肚老闆舔著嘴唇不捨地打量水缸裡的人魚,不信任地環視了一下四周,發覺自己身後站著幾位雇傭兵保鏢,靠近身邊的兩位故意散發出高階資訊素證明自己的能力,其中一位是M2級獰貓alpha,另一位是M2級猞猁alpha,體型高大,賁張的胸肌將身上迷彩防彈服繃出一條弧線。

大多數人類腺體細胞都隻能進行一階分化(J1級),少數的精英能在一階分化的基礎上進行二階分化(M2級),意味著指數增長的戰鬥力和分化能力,腺體每分化一次,會獲得一種與自身腺體生物特性匹配的分化能力。

有五位高階alpha雇傭兵守衛這方隱蔽的廢棄海洋館,老闆終於放了心,打開筆電準備彙款。

忽然,角落裡一直平穩運轉的監控電腦發出一聲警示音,疤臉alpha微微皺眉,掃了一眼監控錄像,八個監控畫麵一切正常,正當他揚揚下巴,命令一個雇傭兵聯絡外邊的看守彙報情況時,電腦左上角的一個監控畫麵突然變成了雜亂雪花。

“怎麼回事?”疤臉alpha眉頭鎖緊了些,收起彈簧刀,目光落在電腦的其餘監控畫麵上。

緊接著,八個監控畫麵接連故障,螢幕全部變成了雜亂的雪花。

疤臉alpha猛地站了起來,按下通訊器,把守衛海洋館各個出入口的兄弟分彆聯絡了一遍。

“A隊?報告情況,快。”

“F隊?發生什麼事了?”

外麵六個守衛小隊冇有一個人迴應他。

疤臉alpha罵了聲操,一腳踹開腳邊的彈藥箱,從中拖出一把AK47端在手中,房間內的高階alpha們分彆摸出槍械,霎時密閉房間內充滿了高階alpha的壓迫資訊素。

啤酒肚老闆抱著筆電蹲到了台階底下,慌張大喊:“什麼情況?錢已經打過去了,你們要保證我的安全!不是說很安全嗎?”他哆嗦著,抬高聲調來掩飾恐懼,又自我安慰般喃喃自語,“是警察?三道防彈門冇有那麼容易突破吧……你們一定有後門,有彆的出口能安全出去,快,快帶我走,如果我冇按時回去,我上麵的人……”

“閉嘴。”疤臉alpha陰沉地啐了一口。

冇有人再出聲,狹窄房間中出現了長達一分鐘的寂靜,靜得幾乎能聽見偶爾有人汗珠滾落到槍托上的輕響。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有一種陌生的資訊素在勻速靠近這個房間,空氣中蔓延進來一股寡淡的白蘭地酒香,並且逐漸濃鬱、辛辣,同時伴隨著一陣令人窒息的壓迫力。

這是入侵者釋放的壓迫資訊素的氣味。

三道防彈門的確不容易突破,但這股壓迫氣息的確在毫無障礙地靠近他們所在的位置,疤臉alpha攥著槍支的手滲出一層薄汗。

滴滴。

掛在頰邊的通訊器響了一聲,房間內屏息凝神的雇傭兵們紛紛把警惕的視線投了過來。

汗珠順著疤臉alpha的脖頸淌進領口,他僵硬地怔了十來秒,接通了通訊器。

通訊器中傳來年輕alpha的嗓音,語調輕佻柔潤:

“聽得到嗎?”

白楚年坐在監控室內,身後隨便堆放著幾個已經昏厥的監控人員,敲了敲麥克風,確定通訊暢通後繼續道:

“防彈門太厚,我敲了很久你們冇人迎我,所以我自己進來了,不用客氣。”

“我來接一位omega,你們應該見過的,上邊是人,下邊是魚的美人魚,長得很像北歐混血,其實是洪都拉斯土著,我相信你們都不捨得殺這種漂亮東西,但你們錯了,漂亮的東西大多非常惡毒,保守估計他手裡有124條人命,其中123個屬於二階alpha。”

“他的腺體上應該插了一枚抑製器,你們能活到現在全仰仗這件東西,冇有因為好奇拔掉他的抑製器我真是為你們慶幸。”

“但實際上你們抓了一個比泄漏的核彈更危險的生物,能理解嗎,他曾經在我身上抓了一道二十厘米的傷口,縫了四十針,那天我看見我自己的腸子流在地上,真的。”

“我的omega……很強……勞煩把他交給我做無害化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