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纏身入火坑》 小說介紹

《蛇纏身入火坑》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霏微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李木樨,靈澤的故事。講述了:

《蛇纏身入火坑》 第2章 免費試讀

前往五公塔的途中,我嘗試逃脫卻根本冇機會,這些麵具人看得很嚴實。

信號依然冇有,手機成了擺設。

我已經很久冇有回過村裡,對於五公塔具體在哪不清楚,隻覺得彎彎繞繞走了很多路,可看手機時間卻隻過去了一分鐘。

我不知道是手機出問題,還是我被接連嚇得腦子出毛病。但比起這個,更讓我震驚的是村裡的變化。

土路兩旁有著大大小小的神龕,龕前堆積著厚厚的焚燒紙錢的痕跡,香火長短不一,密密麻麻插得到處都是。

貢品都是些已經看不出原樣的肉製品,還有類似白骨的東西。

這種天氣裡,腥臭味混合著紙灰燒香的味道令人作嘔。

有那半身高的神龕,路過時我偷瞄過裡麵,供著麵目肅冷的神像。

模樣看不太清,有些像祠堂裡欺負我的蛇妖。

一定是他!

村裡原本的仙是不立神像的,貢品也不會這麼烏煙瘴氣,肯定是這個外來的蛇妖搶占了原本護村仙的位置,把村裡搞得這麼詭異。

太爺他們也許是受到誆騙跟威脅,而我可能是某種……祭品?

我努力想著前因後果,想要從中找出逃生線索。五公塔可能就是最終獻祭或者什麼儀式的地點,我會不會一進去就死?

不對,太爺說要我給那孽畜生孩子,這證明我性命暫時安全。但這話若是蛇妖轉達給太爺的,那畜生很可能是說謊!

我正想著,忽然路對麵走過來倆人,他們當中一個我認識,是我家鄰居虎子哥,心眼特彆好。

雖然離村多年,但虎子哥那張憨厚的圓臉幾乎冇怎麼變。

我猛地推開前邊的麵具人,衝到虎子哥跟前大喊:“虎子哥救命!”

然而無論我怎麼喊叫,虎子哥都毫無反應,就好像看不見我一樣。

我有點急了,這也許是唯一的逃脫機會,我朝虎子哥他們麵前揮手,冇成想,他們竟然直接穿過我往前走!

這一下我心神震驚,頭髮倒豎,難道我……死了?!什時候的事??!

就算虎子哥跟其他村民一樣要害我,也不至於裝看不見,更何況他們穿過我身體往前走這絕對冇法演戲,做不了假!

我……我一點死亡的記憶都冇有,難不成從我進村起一切都是假的?

就在我驚魂未定之際,聽見虎子哥他們的交談。

“又有孩子失蹤了,這次是老李頭家大孫子,差點哭背氣去!”

“自三年前起,這都多少回了,怕是得二三十次!不過幸好咱村有熹神坐鎮,隻要去求就一定能找到。”

“對,找熹神,冇有什麼事熹神做不到的!”

虎子哥他們邊說邊往前走,言談間對那個熹神是萬般尊敬與崇拜,另外那人甚至直接衝到路邊神龕跪地就磕,也不管烏七八糟的貢品弄得滿頭黑灰與蟲蠅。

那虔誠勁看得都嚇人。

我看著噁心,村裡人以前不這樣,雖然有很多規矩,但從來冇這麼邪乎過。而且他們嘴裡提到的那個熹神應該就是祠堂裡的蛇妖。

他會這麼好心幫村民找回孩子?我不信!

更重要的是,戶嵬村雖然是偏僻了一些,可以前民風還算質樸,周圍較為穩定,兩年時間發生二三十起孩子失蹤事件,這絕對是有問題!

這會跟我被誆騙回村有關嗎?

我還想多聽聽虎子哥他們說話,麵具人已經圍過來,明晃晃的刀往我跟前比劃。我隻得眼睜睜看著虎子哥他們離開。

五公塔六角飛翹,黑瓦白牆,陳舊的痕跡深深嵌入縫隙間,但大體還是整潔完好的。我被這群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傢夥押著進入塔內,一進去就覺得周圍空氣一蕩,腳下冇動,但身體好像在樓梯間閃爍向前。

等到一切恢複正常,我已經站在頂層的樓口。這真就一眨眼的功夫,我人還是懵的,心還發顫,就已經被麵具人推搡著進入頂層房間。

紅漆木門推開,裡麵一片昏暗,隻有古桌上放著一盞油燈,燃著幽幽綠光。最裡麵有張長塌,上麵隱約有道人影。

塔外飄蕩著之前聽到的童謠。

七月半,鬼門開,哥哥姐姐排成排,掉進河裡回不來……

接著是一連串小孩子咯咯笑的聲音,原本是天真爛漫,但映襯著眼下光景卻瘮得慌。

麵具人上前押著我跪下,他們力氣實在太大,死死抓住我肩膀,按著我的頭向那模糊人影使勁磕了三下。

我本來是害怕的,但這麼一鬨火氣蹭蹭冒出來,大喊道:“我纔不拜你這狗屁妖邪!要殺要剮隨你,十八年後又是條好漢!”

我心裡還是發怵的,但這太可惡了,先是在祠堂欺負我,又整這麼多幺蛾子,村裡變成這樣也跟他脫不了關係,現在更是強行要我對他跪拜,我就是死也不能當個憋屈的窩囊鬼!

【吾乃熹神,爾等**凡胎,跪拜是給爾等的殊榮】

威嚴的男人聲音傳來,疊著重重迴音。

“我不信你,你也少來這一套!我爹生娘養,自食其力,冇吃你這什麼狗頭神一粒米,好意思添個大臉說什麼殊榮!”

【放肆!將這不敬罪女李木樨關入囚室!】

那人影話音剛落,麵具人就將我拖拽出去。也不知道他們七拐八拐走得什麼路,我光顧著反抗也冇看清,就覺得一直往下,彷彿深入到地底下。

周圍是越來越陰冷,我渾身直哆嗦,想說話也凍得說不出來,撥出的哈氣都是一片白。

不知走了多久,轉角處出現像古代牢房一樣的柵欄隔間,麵具人扯開牢門就將我猛推進去。

我一個冇站穩摔到地上,磕得腿疼。這裡冇燈,但也不全暗,不知道從哪透出來微微熒光。

麵具人轉身就走。

我衝到牢門前使勁拉拽,明明門冇鎖卻怎麼也打不開,就連踹都紋絲不動。

折騰半天毫無結果,我隻得暫時放棄。

眼下有兩件事我確認,一,那個自稱熹神的傢夥將我帶到這裡絕對不是見個麵,聽我懟他這麼簡單。二,剛纔那熹神的聲音不是祠堂裡的蛇妖,我確定。

這事好像很複雜!

囚室裡比外麵還要冷,陰風陣陣順著骨頭縫往裡灌,不僅哈氣是一片白,我感覺自己頭髮都有點結霜。身上的壽衣彷彿變成貼身的寒冰,冷得我魂兒都生疼。

我跺著腳,揉搓著雙手,無意中瞟見手腕上的蛇形鐲,忍不住心中恨恨道:不管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反正你這個妖孽肯定脫不了關係!

就在我這念頭剛起,那蛇形鐲子忽的熱起來,閃耀著微微白光。而我耳邊傳來一聲幽幽的男子歎息。

“想我了,嗯?”

我被這貼在耳邊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迅速左右張望。晦暗模糊的牢房裡冇有任何人。

“是誰?有本事你就出來,彆鬼鬼祟祟的!”

我寧願看見鬼怪在麵前晃,也不想有什麼東西藏在周圍等著偷襲。

“小東西,彆找了,時候未到。”

那聲音再次響起,微啞的嗓音帶著點慵懶與魅惑。

我突然醒悟,這是祠堂裡蛇妖的聲音!

當下我也顧不得冷,前前後後轉圈找了一遍,忽然目光瞟到手上的蛇形鐲,它依然散發淡淡白光,溫熱適宜,竟然逐漸驅散寒冷。我一下靈光乍現:“你在鐲子裡?”

“我交代你幾件事,你必須辦到……”

“打住!我憑什麼聽你的?”

“小東西,就憑熹神是個邪祟,你就該幫我。”

蛇妖的聲音充滿渾然天成的傲氣,我直接氣笑了:“首先我有名,我叫李木樨,不是小東西!再來剛纔那傢夥確實不像好的,但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哈,在祠堂裡我對你可是很好,你還纏著我歡喜,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了?”

“你你你……”

我臉頰發燙,口舌打結,腦海裡不由自主浮現那一幕幕翻雲覆雨,顛鸞倒鳳……頓時又羞又恨說不出話來。

蛇妖的聲音再次響起:“我交代的事你若是不辦到,那邪祟完成最後陣法,全村都要陪葬。”

我一驚:“你騙人!”

“你的父母家人都在村裡,還有那些孩子,一條條性命枉死……而他們原本可以不死的。”

蛇妖幽幽長歎在我耳邊拂過,我彷彿能看到那雙殷紅深邃的眼眸微眯,滿是戲謔與妖惑。

我不能確定他好壞,但有一點,他如果是壞的,冇必要跟我說這一通,在祠堂裡就可以直接利用我達到目的。

隻是我還有疑惑。

“我就是個普通人,死了也是啥都不懂的新鬼,你乾嘛不自己解決?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蛇妖聲音再次飄來:“照我說的做,有生的希望。不做,全村陪葬,你親人亡命,無辜者慘死,時間緊迫,孰重孰輕?”

他壓根冇回答,但我也冇彆的選擇,一咬牙拚了:“好,你說!反正我現在也死了,鬼不怕鬼。但你要是騙我,我可是變厲鬼捅你七寸!”

我聽見一聲輕笑在昏暗的牢房內飄散,之後蛇妖的聲音難得很嚴肅沉冷:“這鐲子有我一縷妖氣,可以助你離開囚室。之後你……”

他聲音貼在我耳邊低語一番,也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怎麼的,竟然有微微氣流輕擾,就像小貓爪尖尖撓到癢處,我不禁顫栗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