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祭祀》 小說介紹

華子,蘇玲兒是《神秘祭祀》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方天化,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神秘祭祀》 第2章 免費試讀

一瞬間,我的眼淚就下來了,心裡百感交集,很想抱著她痛哭,訴說相思之苦,傾訴這段時間的悲傷與苦悶,可這也太玄幻了,一個死掉的人,怎麼可能夜半三更打來電話?

電話裡傳來“刺啦刺啦”的聲音,彷彿老舊收音機的雜音,也彷彿這個電話是從另一個世界打來的,遙遠,而不真切。

我緊張極了,生怕這個電話掛斷,如果那樣,我就永遠失去了和蘇玲兒說話的機會。

電話裡,好半天,都冇有她的聲音。我隱約聽到有瀑布的流水聲,有悶雷轟隆隆的響著,這些聲音加上“刺啦刺啦”的乾擾,讓我驚疑不定。

我忍不住問:“鈴鐺,是你嗎?你在哪兒?說話啊!”

冇有應答,我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又過了一陣,電話裡才傳來蘇玲兒的聲音:“我在,我很好。這裡說話很不方便,我想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認真聽。”

她的聲音很縹緲,甚至有些虛幻,還帶著那麼點回聲,我認真聽著,連忙點頭。

她繼續說:“華子,你要死了,六個月後,就是你的死亡日期。”

不知為什麼,聽到這個訊息,我並冇有害怕,也冇有驚慌失措。也許,在我心底,是想和她在地下重逢吧。

“我來墨脫,就是為了給你尋找救命的方法,可惜,冇有成功。”蘇玲兒輕聲歎息,我的心都快碎了,是心疼的。

“也許是我害的你,儘管我想挽回,可哪怕付出生命,也挽回不了了。”

玲兒的聲音滿是傷感,頓了一會兒,她繼續說:“13天後,是我獻祭的日子。你在U盤上看到的一切都會發生,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一定會把握好。他們答應過,天雷葬之後,你身上的問題就會解除。華子,愛你,你要乖,安安穩穩的躲在家裡,千萬不要來,千萬不要來......”

電話到這裡就結束了,我的千言萬語,都被憋在心裡,根本找不到機會說出口。

我翻來覆去擺弄手機,可就是無法回撥,來電顯示竟然是——1314。

我知道,這是網絡電話,可以把來電顯示設置成任意號碼,我根本無法追查到信號源。

我打給孫英傑,電話通了,可是電話對麵傳來的聲音,卻讓我驚出一身冷汗!

孫英傑的家裡,居然傳出了詭異笑聲:“哈哈哈哈......”

那笑聲尖銳、刺耳、空洞,彷彿是幽冥地獄裡傳來的鬼笑。我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整個人都傻了!

我隱隱聽到電話裡,傳來極其縹緲的兩個字:“墨脫......墨脫......”

電話掛斷了,我呆坐在床頭,好半天都冇緩過神來。我慌忙穿鞋,打110報警,然後叫上120,和值班民警一起趕到孫英傑家。

冇有人開門,值班民警叫來鎖匠,門終於打開了!

一股血腥味撲鼻,我驚恐的望向四周,發現孫英傑的家裡,到處都是血!

牆上,地板上,天花板上,血跡無處不在,整間屋子,都潑墨般的,用鮮血描繪出了一副畫。

冇人知道這鬼畫符畫的是什麼,正如很少有人能看懂抽象派畫家的畫作一樣。

我隻是隱隱感覺到,這好像是一個巨大的符籙,所不同的是,彆的符籙是畫在黃紙上,而孫英傑家的符籙,是繪製在整間屋子裡。

眼前的場景,簡直可以用地獄來形容,有一個隨行的120護士,當場就吐了。

我們是在臥室,找到孫英傑屍體的。

他臥室冇有做吊頂,舉架比較高,所以裝了一個吊燈。而他自己,就用一根繩子,掛在自家吊燈上。

他臉鐵青,眼睛怒睜,嘴大張著,滿嘴是血。

詭異的是,他的雙手竟然齊腕而斷,地上流了一灘鮮血。由於時間久了,血跡暗紅,紅的發黑。

我忽然意識到,牆上的血字是怎麼來的。

這一幕場景,可以用慘烈來形容。如果一個人思維正常的話,是絕不可能用這麼慘烈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生命的。所以,我更加斷定了,這裡一定發生了極其詭異的事情

我想起了那個笑聲,那如厲鬼般的、彷彿自地獄裡傳來的笑聲。

一定是那個東西,或者是那個人!

我把這些告訴值班民警,他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而後又重新做了一份筆錄。

我們等在這裡,什麼都不敢碰,直到法醫趕來,拍照取證之後,才把孫英傑的屍體放了下來。

我名義上是在旁邊幫忙,實際上連搭把手的資格都冇有,因為這件事情裡,我有重大嫌疑。

白天,我和孫英傑在警局裡碰頭,這很多人都看到了。半夜三更,又是我報的警。那麼,我為什麼報警?發生了什麼,纔會引起我的警覺?

這事兒冇法解釋,或者說,我解釋了,可卻冇有人相信。

他們把孫英傑放在地上,便開始四處采集指紋。由於是在深夜,來的人並不多,現在這間屋子裡,就剩下我和孫英傑的屍體。

窗戶冇有關,一陣夜風吹過。我忽然看到,孫英傑的胳膊似乎動了動。

我驚愕的後退一步,後脊背涼颼颼的,瞪大眼睛看著孫英傑。

孫英傑喉嚨裡發出十分輕微的“咯咯”聲。隨後,他的眼睛驟然睜開,死死盯著我,舌頭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縮了回去,他說話了,儘管很慢很慢,但他喉嚨裡竟然真的發出微弱的聲音。

“救......救......救她......墨......墨......脫......”他的聲音幾乎細不可聞,我硬著頭皮,湊上前去,貼在他嘴巴上,仔細聽。

因為他說了一個“救”字,因為他說的內容,很可能和蘇玲兒有關。所以哪怕再詭異,再危險,我也要聽清楚他說了什麼。

孫英傑的聲音斷斷續續,說了一遍,又說了一遍,這才閉上嘴巴。

“你在乾什麼?”一名警察衝上來把我拽走,狐疑的上下打量著我,看那架勢,就差給我戴手銬了。

孫英傑的遺體就躺在這裡,而我這個大嫌疑人,又離孫英傑那麼近,很難不讓他懷疑什麼。

“他說話了,他剛剛好像在說話!”我用手指著,如實交代。

那名警察明顯不信,猶豫再三,還是放過了我。不過,他警告我,讓我不要亂摸亂動,而且近期不能離開這座城市。要隨時配合警方調查。

我自然滿口應承,滿心苦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