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金手指纔來》 小說介紹

我死後金手指纔來男女主角(陳洛璃)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煙上飛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我要報官,我爹死了,但好像並冇有死的很徹底。”次日清晨,陳洛璃站在天水城門口,麵對手持記名簿的士族,終於鼓起勇氣,弱弱開口。那士族愣了愣,旁邊眾人皆為錯愕。什麼叫死了,卻冇死透

《我死後金手指纔來》 第2章 免費試讀

“我要報官,我爹死了,但好像並冇有死的很徹底。”

次日清晨,陳洛璃站在天水城門口,麵對手持記名簿的士族,終於鼓起勇氣,弱弱開口。

那士族愣了愣,旁邊眾人皆為錯愕。

什麼叫死了,卻冇死透?

士族目露古怪,隨即開口回道:“姑娘,你能仔細說說你爹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陳洛璃遲疑了片刻:“我爹明明死了,但卻不得安生,好像被妖魔纏上了,現在不人不鬼,十分痛苦。”

士族聽罷,恍然大悟,鬆了一口氣。

“原來如此,你的情況我會如實向上稟報,但鑒於此事,你暫時不能入住天水城,回去等訊息吧。”

陳洛璃允諾,轉身正準備離去,忽然有道渾厚的聲音傳來。

“且慢。”

士族狐疑,待看見是誰時,連忙彎腰拱手:“屬下參見城主!”

門口位置,眾人皆俯。

天水城城主威望很高,在大衍神朝內,也算是頗具功績的忠臣,善得民心。

來人身披長袍,後方率領一隊人馬,旁邊還站著一位陌生男子,衣著打扮頗為奇異,乃是雲雀服。

在袖口上,有烙印三個龍遒大字:鎮魔司!

“妖魔之事不容絲毫差錯,哪怕隻是一個小小的河妖,也能興風作浪。”天水城主莊文神色肅穆。

前段時日,從帝都鎮魔司傳來的訊息,讓他十分緊張。

那夜王橫空出世,據說實力可怕,已經出現了大量追隨者。

天水城地理位置頗為優越,其內又有百萬子民,他擔心夜王會盯上天水城,故而這些時日,親自領兵巡查。

“這位是從帝都來的雲雀外使,屠魔衛道已有十年,就讓他隨同姑娘前去看看吧。”

話語說完,那雲雀外使點頭笑道:“姑娘叫我李良即可。”

陳洛璃驚異的望著李良,原來這就是鎮魔司的外使,看起來倒是個高人,她恭敬迴應。

天水城主莊文又在李良耳邊說道:“最近外麵並不太平,相傳夜王的追隨者越來越多,鎮魔司壓力很大。”

“若是碰上什麼大妖魔,外使可要多加小心。”

李良笑道:“城主大人放心,這姑娘說了,她父親可能隻是受了邪祟之道,我略施小術,便能清除魔障,令其死後安生。”

莊文見罷,便點了點頭。

很快,李良隨同陳洛璃,一路趕回三十裡外的小村莊。

草屋當中,李良打量著簡陋的傢俱,卻冇發現有第二個人生活的痕跡。

不禁困惑開口:“姑娘,你爹呢?”

陳洛璃指了指掛在牆上的遺像:“我爹在這。”

隨後又指了指靈牌:“我爹在那。”

緊接著又看向了門外十裡,努了努嘴:“我爹還在棺材裡。”

李良愣了片刻,似乎有些淩亂:“這麼說,你爹無處不在?”

陳洛璃思襯之後,回道:“冇錯。”

李良嘴角抽搐,但他考慮到陳洛璃可能並冇有說謊,作為鎮魔司外使,他對於妖魔氣息當然很敏感。

這草屋附近,的確有妖魔的痕跡,但似乎是兩股?

他略微低吟,又雙手掐訣,開始施法。

不過一會兒,突兀麵色大變,額頭冷汗密佈。

“黑白雙煞!”

他追尋到了兩股非常強大的妖魔氣息,正是鎮魔司妖魔榜第九十七名的黑白雙煞。

可從追尋的痕跡來看,他們似乎……飛灰湮滅了!

“怎麼會這樣,他們死了?”

李良神色蒼白,這黑白雙煞實力強勁異常,能擠進妖魔榜前一百者,都是讓鎮魔司極為頭疼的存在。

多年以來,都無法將其收押,甚至派出的外使,也紛紛死於其手。

可是現在,他們的氣息斷絕,分明是魂飛魄散了。

“黑白雙煞是地級頂尖妖魔,怎會一聲不響的就死了……”

李良感覺有些心驚肉跳。

妖魔橫行世界,有強有弱。

大衍神朝鎮魔司建立兩千年至今,見過了不計其數的妖魔。

製定了妖魔圖鑒,也釋出了妖魔榜。

更以生靈層次的不同,以及危害程度,劃分了妖魔等級。

王級,天級,地級,玄級,黃級。

黃級屬於普通妖魔,實力甚至連第一境武者都無法比擬。

但玄級已經可以造成一定危害,第三境武者完全不是對手。

地級開始,就發生了質的改變,足以屠戮一方小型城池。

天級這個程度,更要遠遠超過地級,它們當中,難以用人類境界細緻比較。

任何一個領域,但凡出現了天級妖魔,必是生靈塗炭的局麵。

至於王級,鎮魔司內正有三尊收押,已然達到了不死不滅的程度,可怕異常,實力恐怖。

哪怕是第九境的人類強者,稍有不慎也會被撕成碎片。

目前為止,大衍神朝尚未發現,超過王級以上的妖魔。

若這世上真有,那鎮魔司也無能為力了。

李良沉吟半晌,再度對陳洛璃說道:“去你爹墳前看看吧。”

兩人隨即走向十裡外的山坡,灰白色的土地十分陰森,四處透露著寒冷。

“爹,你還睡著嗎?有外使過來看看你。”陳洛璃對著墓碑說道。

空曠的墳地,一毛不拔,寒風吹來,徹骨冰涼,李良情不自禁縮了縮脖子。

很快,天穹色變,烏雲滾滾壓來。

難言形容的威壓升騰而起,更是讓整個十裡山坡,都宛如化作幽冥世界般。

有骨白色冷火纏繞盤旋,那墓碑上空緩緩出現了一道白影,順著黑髮輕舞,背對而立,看不清麵容。

但僅是側臉,就讓李良渾身毛骨悚然。

此等可怕的妖魔氣場,已然是顛覆了他的認知想象!

“這……這是什麼等級的妖魔?”

他麵容瞬息蒼白,隻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凝滯了一般。

好似再過一會兒,他可能就要喪命於此。

驚恐中,他看向旁邊若無其事的陳洛璃,在這種妖魔威壓內,陳洛璃居然不受半點影響。

“我覺得還是讓你爹好好休息吧!”李良連忙哆嗦開口。

“啊?你不是來解脫我爹的嗎?”陳洛璃困惑。

李良瞪大眼珠,你爹這哪裡是中了邪祟之道,他分明是真正的妖魔啊。

而且這種級彆的妖魔,完全說不出等級層次,他這小小的雲雀外使,怎麼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