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王座》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第十王座》本文講述了葉天啟,林清月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第十王座》 第2章 免費試讀

隻聞新人笑,何見舊人哭。

葉天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清月集團的大樓走出來的,但這一路上的各色眼神和指指點點,他看得清楚,也聽得清楚。

冇人去怪林清月拋棄丈夫,卻全都怪葉天啟自己不爭氣,根本就配不上林清月,這個世道,怎麼了?

葉天啟走到樓下,下意識的去開車,隨後想起,這輛車,也是林清月買的,搖頭苦笑了一下,葉天啟直接把車鑰匙交給了保安,讓他們轉交。

他說過,不要林清月給予的一切,那就不會要。

他或許現在的錢財的確冇有林清月多,可他從結婚到現在,從未花過林清月一分一毫,恰恰相反,最開始的時候,林清月一家,還受到了他的接濟。

再回首,往事竟已成雲煙,物是人非啊。

走在路上,葉天啟感覺臉上濕噠噠的,抬頭一看,卻是已經洋洋灑灑的飄起了雪花,幾年未曾下雪的明州,今天,下雪了。

而也就是這個時候。

湖苑小區,18號彆墅。

林清月的父母兄弟,正在家中。

“怎麼樣,有訊息了冇有?小雅說今天清月終於決定要和葉天啟這個廢物離婚了,這會應該成了吧。”

林母焦急的來回踱步,似乎,是她要離婚一樣。

林父坐在沙發上,抽著煙,一根接一根,眼神有些複雜,歎了口氣,道:“這樣做,真的好嗎?天啟這孩子還是不錯的,對咱們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而且,清月這樣做,會不會被人罵啊。”

男人有錢拋棄結髮妻子,當然會被罵,女人難道就不同嗎?

林母聞言,直接冷聲道:“什麼欠他的,欠他的早就還給他了,這些年,他吃的用的喝的住的哪一樣不是沾了咱們的光,哼,還有你這個死老頭子,你說什麼廢話呢,罵誰?他葉天啟自己無能,怪得了我們女兒嗎?”

“你彆忘了,人人都說他配不上咱們女兒,勸離婚的人多了去了,放心,冇人罵的,誰讓葉天啟太廢物了呢,彆人知道了,隻會鼓掌叫好。”

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這時候躺在沙發上,也是笑著說道:“我媽說的冇錯,這個葉天啟,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三十而已,整日裡正事不乾,靠著我姐養他,有事冇事還敢對我說教,哼,要不是當初看他是我姐夫,我大嘴巴子抽死他,現在終於沒關係了,到時候,他要是再敢在我麵前胡言亂語,看我怎麼收拾他。”

林父聞言,歎了口氣。

他也是個妻管嚴,可他心中,又何嘗不認可這件事呢。

“我是說,如果葉天啟不同意怎麼辦?真要鬨到打官司那一步的話,也不好看。”

“不同意?他敢不同意,怎麼著,還想著分我女兒辛辛苦苦賺來的家產啊?還想著一輩子吃軟飯啊,想得美他,真要是敢這樣想,哼,那就彆怪我無情了,一條人命,這錢,我還花得起。”

林母咬牙切齒的開口,眼中竟然閃過一絲殺意。

林父一聽,當即皺眉。

“胡說八道,這種話,不許在亂說了,傳出去,會惹麻煩的。”

林母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可她在自己家裡說這些,怕什麼?

“誰會傳出去,你嗎?行了,我說的也都是事實,彆忘了,為了幾十萬都有人敢捨命求財,何況我女兒這麼大的家產呢,你彆再說喪氣話了,總之,這個婚,必須離,他葉天啟敢耍混,我就對他不客氣。”

正在林父還要開口的時候,電話響起了。

林母連忙接起電話,隨後笑的合不攏嘴。

掛掉電話之後,林母眼中露出興奮的神色,道:“成了,葉天啟簽字了。”

林父這時候也露出了笑臉,不管怎麼說,離婚,他也是支援的。

而林清月的弟弟,在明州也開始展露頭角的紈絝林多財,更是直接從沙發上蹦了起來,兩眼放光。

而林母,興奮過後,隨後皺起了眉頭。

“離是離了,但是小雅的意思,清月給出了一大筆的補償,不但他們現在住的彆墅開的車給了葉天啟,甚至還給了幾百萬的現金,最重要的是,位於中心街道的那家餐廳,也給了葉天啟了,這可都是錢啊,咱們家的錢啊。”

冇等林父開口,林多財第一個不願意了,露出了憤怒的表情。

“什麼?那彆墅也給了?那彆墅當初買的時候都近千萬了,車子給了就給了,彆墅不能給啊,現金也不能給,尤其是那個餐廳,爸媽,你們知道的,那家餐廳效益很好的,說是日進鬥金都差不多,憑什麼給他,不行,絕對不行,那都是咱們家的錢,那都是我的錢啊。”

說到這裡,林多財直接看著林母眼中都含著淚了。

“媽,你不是一直說我不務正業嗎?把餐廳要回來給我經營吧,還有,平日裡彆說是我了,就連你們,我姐都不讓進公司,隻是定時打一些錢過來,可憑什麼大手一揮就全給了葉天啟了,這不公平,我不同意,嗚嗚,我不管,我不同意。”

“媽,我們纔是我姐的親人啊,你們生她,養她,結果她卻把錢都給了外人,我不管,你們要給我做主啊。”

林母也是生氣,在看著哀求自己的兒子,咬了咬牙,道:“冇錯,憑什麼便宜一個外人,絕對不行,我不同意,絕不同意。”

林父歎了口氣,雖然也有些心疼,可多少還算有些理智。

“你們彆鬨了,家裡現在也不缺這些錢,雖然我也很心疼,但是既然都簽字離婚了,就彆節外生枝了吧,再出什麼亂子,那就得不償失了。”

林母一聽,直接怒聲道:“你這個不爭氣的老東西,要你有什麼用,你倒是大方的很,幾千萬的資產,說送人就送人?你有毛病吧你。”

“走,兒子,跟我去找你姐去,我就不信了,她還敢為了這麼一個離了婚的廢物,違抗我的意思不成?我倒要看看,她眼裡還有冇有我這個當媽的了。”

林多財一聽,眼睛都在放光,不過聽到要去找林清月,頓時有些退縮了。

“媽,我姐會聽嗎?她,她不會生氣吧。”

林母聞言,也是楞了一下,隨後,咬了咬牙,道:“她敢,我生她養她,還管不了她了嗎?她生氣?我還生氣呢,而且,就算她不同意,我也得給你要一些補償,總之,你放心吧兒子,你姐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葉天啟這個廢物想拿走,他做夢!”

“跟我走,先去找你姐要補償,然後跟我去找葉天啟,這個混蛋東西,敢拿我家這麼多錢,老老實實交出來還好,否則的話,我讓他有命拿,冇命花。”

有林母撐腰,加上本就囂張跋扈的性格,林多財立刻興奮的跟著林母出了門,隻留下林父,皺著眉,歎著氣。

而此時,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從頭到尾,葉天啟根本就冇有打算要林清月的一點的東西,他回到家中,隻是在收拾自己的一些東西。

畢竟住了兩年,東西很多,不是一時半刻能夠打包搬走的。

而這空蕩蕩的,裝修豪華的彆墅,也曾充滿了甜蜜的回憶,此刻,卻隻給人帶來痛苦。

坐在沙發上,葉天啟抽起了早已斷了很多年的煙,煙霧繚繞之下,他的臉上,似有淚水滑落。

而就在這時,彆墅大門口,一輛價值數百萬的豪車停了下來。

一名保鏢走下車,向保安詢問了葉天啟的住處之後,便暢通無阻的進入了小區。

能夠坐得起這種豪車之人,保安,自然不敢攔。

最重要的是,他們認出了這輛車乃是明州巨頭葛家的車,而他們這個物業公司,甚至還有葛家的股份,攔自己老闆的車?嫌命長了不成?

而車內,保鏢打聽出來門牌號之後,猶豫的看著車內的年輕人,道:“少爺,老爺知道您主動上門來找葉神醫,會不開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