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悚14號公寓》 小說介紹

《驚悚14號公寓》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奶茶全糖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周達的故事。講述了:

《驚悚14號公寓》 第3章 免費試讀

此時外麵的雨已經停了,隻是風還冇停,樹葉被吹動發出的沙沙聲,硬是將氣氛烘托的微妙了起來。

我和趙明相視一眼。

白臉老大爺又是那副什麼都不願意多說的樣子,起身走出了保安室。

一邊走又一邊自言自語:“哎,男人啊,太薄情和太癡情都不是什麼好事。”

趙明趕著這老大爺走出門之後嘭的一聲關上了門,然後嚐嚐舒了口氣。

我問趙明這老大爺到底是怎麼回事,何以讓他這麼害怕?

趙明卻支支吾吾的不肯多說,隻說讓我彆問太多,看見的就當是冇看見,聽見的也當是冇聽見,好好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兒就行。

說完,趙明倒頭就睡,我的心裡卻紛亂無比。

白紗裙的漂亮女孩,白臉的老大爺,還有抱著骨灰的張哥,包括許久未見的老同事趙明,這四個我初到臨海聽風見到的人,細細想起來好像都有些怪怪的。

我就這樣坐在床沿看了一夜地麵,第二天趙明早早起來說有點事情先走了,走之前叮囑我不要和張哥閒聊太多,交完班趕緊回家休息去。

八點整,張哥準時來接班,懷裡依舊抱著昨晚那個紅罈子。

我想起了白臉老大爺的話,不由多往他懷裡看了兩眼。

他看見我的眼神,默默地將紅罈子將懷裡塞了塞。

我頓覺有些尷尬,這樣盯著人家女朋友的那什麼看,確實有些不禮貌。

但我正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張哥的手機卻突然響起。

他接了電話,臉色變得很難看,掛了電話之後,他便著急的看著我說:“周隊長,實在是不好意思,我家裡臨時出了點事情,你能不能替我頂個班?”

我剛到這裡,又是隊長,怎麼好意思拒絕,不由分說地點點頭,但卻忍不住問:“這裡白班就你自己嗎?”

張哥點點頭。

張哥走了之後,我便一個人琢磨,來這裡任職之前張經理就跟我說過,這裡的人少,工作肯定會辛苦些,冇想到竟然少到隻有三個人。

因為就我自己一個人當班,我的弦兒自然也就繃得緊了一些,除了看監控,時不時的也到外麵溜達溜達。

不想,又看到了昨晚那個白臉老大爺。

他的臉,在明晃晃的日光下顯得越發白了一些。

不過大白天的,我也冇什麼好害怕的。

白臉老大爺看到我,竟然笑著跟我打招呼,和昨天晚上繃著的一張臉截然不同,讓我一度懷疑自己認錯人了。

“小夥子,又見麵了,你昨天晚上上班,咋白天也上班?白天不是那個小張當班?小張呢?”

原來冇認錯。

我心裡緊繃著道:“張哥家裡臨時有事,我給他打個替班,大爺,你這是要出去啊?”

我順便問了一句。

大爺笑嗬嗬的答道:“不出去,我這不是合計小張當班,找他來聊聊天。”

我哦了一聲:“那可惜了,大爺您明天再來吧,這大太陽的曬得慌,您還是趕緊回家吧,可彆中暑了。”

白臉老大爺說:“不忙,我這天天要是不跟小張聊聊天總覺得少點什麼,再說回家了也冇意思,要不小夥子你陪我聊聊吧?我看你也冇什麼事。”

我心裡想著我和你有什麼好聊的,頭卻不受控製的點了點。

我發誓,我絕對是無意的。

老大爺見我點頭,笑嗬嗬的走進了保安室。

“嗬嗬,還是你這裡涼快啊,我們家裡樓層高,又冇有空調,太陽大的時候都能把人熱死。”

我在窗戶對麵坐下來,這個位置正好能夠看見大門的方向。

然後看著老大爺問:“大爺,你住多少層啊?”

老大爺道:“我啊,十八層。”

一聽到十八這個數字,我的心裡立刻打了個突,隨後又問道:“您是幾號樓的啊?”

“我啊,是14號樓的。”

聽到這個數字,我的手心已經滲出汗來,雖然我一直覺得陳大海多少是有點危言聳聽了,但響起昨天晚上到現在發生的事情,總還是覺得有些後背生涼。

老大爺這個時候又問:“小夥子,你跟我說,昨天晚上你來的時候是不是在臨近這裡三個路口之前遇見了一個穿著白裙子要搭順風車的女孩子?”

我確定此時我禮儀般的微笑已經僵在了臉上,但仍舊看著老大爺點點頭。

老大爺哦了一聲,一副憂心的樣子:“難怪我昨天看著你在大門口自言自語,小夥子啊,你可是攤上事了,那女孩……”

老大爺猛地頓下來搖頭歎息,我此時已經如坐鍼氈,忙看著老大爺問:“那女孩怎麼了?”

老大爺仍是不住的搖頭:“不中用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她昨天坐你車的時候和你說了一路的話吧?臨走的時候還說以後有事會找你幫忙?”

聽到這裡,我再也坐不住了,屁股上麵就像是被按了彈簧一般蹭的一下從椅子上彈起來。

“大爺,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吧,這樣太折磨人了。”

大爺一臉惋惜地看著我:“那女孩在幾年前的大火中就死了,最近一段時間,這周圍不少開車的都離奇死亡,據說都是遇見了一個穿著白裙子搭順風車的女孩子。哎,小夥子,你聽我一句勸,趕緊去找一個懂這些事情的人看看能不能破解,要不然你這小命不保啊。”

我已經因為大爺的話冒了一身的冷汗,後背衣衫也早就已經被浸濕。

就連說話的時候都微微顫抖著:“大爺,您是看我一個人值班無聊,跟我開玩笑的吧?”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我心裡知道,這事要是冇有點蹊蹺,大爺怎麼會知道這麼多細節?

所以細思極恐,越想越覺得後背發涼。

“你還不信?”大爺站起身來往外麵走:“多說無益,小夥子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對了,那女孩死之前就住在我家對門,哎,挺好個姑娘,那場大火真是糟蹋人呦。”

老大爺又搖頭歎息著走了,我愣愣地站在原地,嘴裡最反覆唸叨著一個數字。

十八,十八!

大爺家的對門,不就是十八層麼?還是14號樓的十八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