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聖祖歸來》 小說介紹

《絕代聖祖歸來》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林子楓秋靈兒,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第3章秋靈兒出了醫院就火急火燎的跑向菜市場,買了些菜後,前麵就是貧民窟。為了這個家,她每天朝九晚九,付出了太多太多。也隻有傍晚時分才能抽出時間,給林老爺子做一份香噴噴的晚餐。當她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站在門

《絕代聖祖歸來》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秋靈兒出了醫院就火急火燎的跑向菜市場,買了些菜後,前麵就是貧民窟。

為了這個家,她每天朝九晚九,付出了太多太多。

也隻有傍晚時分才能抽出時間,給林老爺子做一份香噴噴的晚餐。

當她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站在門口之時,一道身影擋住了她。

她看著眼前高她一個頭的男人,手中鮮切的豬肉隨之掉落。

秋靈兒一雙玉手緊捂著紅唇,秋波盪漾的眸子裡似乎下一刻就會傾瀉出來。

這正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啊,五年了!他終於捨得回來,捨得這個家了嗎?淚水在眼裡打轉,卻被她死死遏製住,她不想在這個男人麵前表現出難堪。

可就在她期待往後的幸福生活之時,隻聽“啪”的一聲。

俏臉上**辣的疼。

“秋靈兒!我將父親托付給你,是想讓你好好照顧他,而不是就整日被丟在垃圾堆裡,任人宰割!”

“我承認,我林子楓對不住你!讓你受了委屈,但是你讓我父親活成這樣,你也罪不可恕!”

秋靈兒看著暴怒的林子楓不停的搖著頭,顯得無助可憐,心裡滿是委屈,千言萬語在嘴裡,卻就是說不出。

在她的目光下,林子楓語氣冰冷的說道:

“既然事已至此,從今往後,你我再無瓜葛!你…”

“走吧…”

他的聲音變的低沉且冷漠,落在秋靈兒耳裡卻如同五雷轟頂。

“啊!”她發出刺耳的尖叫。

林老爺子被欺負,她忍了,女兒身患疾病,她忍了,五年來,她一人打五份工,她也忍了。

但是麵對她心愛人的質疑,終於壓垮了她瘦弱的脊梁。

在這五年期間,她一直幻想著林子楓回來之後,家裡其樂融融的場麵,但是五年漫長的等待,換來的確是男人的不理解。

她的夢破了!破的支離破碎!破的體無完膚。

淚水浸透了她的衣襟,她深深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男人,想要伸手去摸,卻被前者無情躲了過去。

她真的好希望這隻是一場夢!夢醒的時候,一切都恢複正常!可惜,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秋靈兒發了瘋似的奪門而出,在雨中肆意馳騁。

林子楓看著不斷遠去的倩影,心裡也是五味雜陳。

他想要追過去,將她擁入懷中,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父親被像豬狗一樣圈養,就氣不打一出,再次清醒之時,秋靈兒已經消失不見。

可就在這時,林飛揚從床上爬了起來。

“是靈兒回來了嗎!我孫女咋樣了!還好嗎?”

老者的聲音讓林子楓神情大變。

“父親,什麼孫女?你什麼時候有孫女了?!”

林飛揚目光渙散,但還是呆呆的看著門口:“我的孫女林雨詩啊!她生病了,一直在醫院,也不知道她好些了冇,等我兒子回來,一定要帶她去玩摩天輪,那可是她提了好久的事情呢!”

林子楓深吸一口氣,這究竟發生了什麼,林雨詩又是誰!各種各樣雜七雜八的事湧入腦海!讓他如同針紮般刺痛。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神秘號碼:“禿鷲!給我查一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誰羞辱我父親,這林雨詩又是誰!”

“不惜一切代價,動用所有力量,這五年來,大到天下大事,小到雞毛蒜皮,全給我調查出來!我要讓幕後之人,血償!”

林子楓的眼裡閃爍著冰冷的光。

禿鷲,是林子楓手下的一支最為神秘的部隊,他們每個人都是各國一等一的高手!帝國真正尖刀!

......

西京市一處偏遠地帶。

這裡矗立著一個一萬平方米的豪華莊園,在莊園四周明少暗哨數不勝數,在一處高塔上,甚至還裝有世界最先進的紅外雷達係統,方麵一公裡的鳥獸蟲魚都在他們密切的監視之中。

而在莊園的大廳裡,幾個渾身是血的青年扛著一個人慌慌張張跑了進來。

“張哥,不好了!”

剛纔那個被嚇出尿的青年大聲喊了一聲,隨後一個光頭壯漢就從大廳裡麵緩緩走了出來。

光頭壯漢看了一眼幾個社會青年,然後又看了看擔架上的為首之人,波瀾不驚的問道:

“發生什麼了!”

青年一臉惶恐,似乎驚魂未定,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林子楓,林子楓他回來了!”

“林子楓?哪個林子楓!”光頭一愣,目露思索。

“就是林家那個林子楓,今天我們去羞辱林老頭時,碰巧和他遇上了,他一抬手就把昊哥打成重傷,鑲在石頭裡,爬都爬不出來!”

青年雙手再打顫,這次事件讓他感覺到了生命的脆弱,昊哥估計這輩子都要落下殘疾了。

光頭大漢聞言,也是一歎:“他終究還是回來了。”

“你們冇說什麼吧?”光頭大漢轉眼看著這群人。

社會青年們也是心頭一緊,有點做賊心虛,但是按照之前的排演,還是繼續說道:“我們說是秋靈兒謀劃的!開始他還不信,後來有小杏子解釋,這才讓他放過了我們。”

“哼,小杏子要是不幫你們,有他好受的!”張哥冷哼一聲,隨後掏出一疊厚厚的鈔票。

“這是你們的任務獎勵,拿去吧。”

“謝謝張哥了!小弟我願為張哥赴滔倒火......”

“行了!快走吧!”張哥打斷了後者拙劣的表演,冷聲道。

他們也是聽出了張哥的不悅,灰溜溜的離開了。

張哥看著諸人離去的聲音,浮現一摸冷笑,淡淡撇了一眼身邊的黑衣人,後者會意,微微躬身,消失在黑暗中。

張哥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表情也瞬間變得恭敬起來:“趙爺,林家那小子林子楓,又回來了,而且還打傷了我們的人。”

電話那頭,沉默片刻後,傳出一道沙啞的聲音:“他闖蕩多年,卻在這個時候回來,看來是要和二爺爭奪家主之位啊!”

“這種在外漂泊幾年,就以為命比天高之人,我見了太多太多!而大多都是死於魯莽與輕狂。”

“張磊,三年前既然是你廢了林飛揚,這次就還由你來廢了他的兒子吧!我林家,不需要太多繼承人!”

說完,電話那邊就直接掛斷。

張磊看向窗外,那裡是貧民窟的方位,心裡不知在想些什麼,好半晌,才徐徐說道:“林子楓啊,這五年你究竟經曆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