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皇子,征伐萬朝》 小說介紹

主角叫商天正魏青青的小說叫做《開局皇子,征伐萬朝》,它的作者是魏青青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此時的大商朝與藍星不同,藍星的科技與文明已經接近人類所能達到的頂峰,但是此時的大商朝卻還是冷兵器的天下,並且尚處亂世,周圍敵國林立,皆有虎狼之心,環伺銜餌。商天正雙拳緊握,感受下這具身體的強度,心中不免

《開局皇子,征伐萬朝》 第2章 免費試讀

此時的大商朝與藍星不同,藍星的科技與文明已經接近人類所能達到的頂峰,但是此時的大商朝卻還是冷兵器的天下,並且尚處亂世,周圍敵國林立,皆有虎狼之心,環伺銜餌。

商天正雙拳緊握,感受下這具身體的強度,心中不免驚歎,不愧是當朝皇子,儘管目前此人的根骨尚未練好,但卻是一具極其適合練武的絕佳體魄,不僅如此,商天正正果然還是天生神力,未經訓練,便可力能扛鼎,軍神之靈加上天生神力,再配上亂世爭雄,商天正想著想著忽然大笑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老天待我不薄啊,深知我舉世無敵、寂寞如雪的痛苦啊,今世,我必鐵蹄錚錚,親手繪製萬裡江山圖!

此刻,商天正已經來到母親的寢宮,道了安後,直接說明來意,想要去外地就藩。

“母親,論年歲,我已年滿十六,按照皇室祖製,我已經可以被封親王,前往封地了,我想請母妃求求皇上,放我出京。”

姬貴妃的眉頭緊鎖,她何嘗不知道兒子的處境,她是前朝公主,兒子擁有前朝皇室血脈,她跟兒子平安活著,那些前朝的遺老遺少就有念想,心思就多。皇帝肯定不會輕易放自己兒子出京的,隻要他一出京,那些前朝的將臣必會想法設法勸說九皇子起異心,這跟放虎歸山有何區彆?!

不過若是不出京,以當今皇帝狹隘心胸的眾多皇子奪嫡時的心狠手辣,天正肯定會被他們吃乾抹淨,現在確實隻有離開京城,躲開政治漩渦,纔有一絲活命地機會。

姬貴妃滿眼哀傷,貝齒緊咬紅唇,恨意直衝蒼穹:

“就因為我是前朝公主?皇帝你就要置他於死地纔開心?”

“你雖然是無情的帝王,但你也是天正的父親啊!”

“你入主皇宮的時候,曾經答應過我隻要我做你的妃子,隻要我讓前朝舊臣臣服於你,我生的孩子,一定會長命百歲。”

“可是現在,我兒卻連活命的機會都冇有啊!”

姬貴妃緊緊拉著商天正正地手,心好像被針紮了一下。

商天正正雖然對他這一世地母親冇什麼感覺,但聽到母親的對他真摯地情感,心中也泛起了一絲漣漪,抓住母親的手也越來越溫潤。

姬貴妃看著兒子堅毅地臉龐,欣慰的笑了:“我兒長大了。”

商天正正雖然對他這一世地母親冇什麼感覺,但聽到母親的對他真摯地情感,心中也泛起了一絲漣漪,抓住母親的手也越來越溫潤。

商天正反手緊握母親,額頭輕輕抵著母親地手,輕聲道:“母親彆怕,我冇那麼容易死。”

姬貴妃心裡一暖,隻覺得有兒如此,夫複何求!

商天正手掌一緊,抬頭一望,發現母親竟然拉著他走了出去。

......

皇宮內驀然颳起了南風,禦書房內依然燈火如晝。

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監走出禦書房,神態恭敬,聲音尖銳:“皇上有旨,請姬貴妃、九皇子入禦書房相見。”

“遵旨!”

商天正跟隨母親踱步進入禦書房,跪禮參拜之後,站在階下,偷偷看了一眼當朝天子,也就是他地父皇,商神風。

隻見此人身著明黃色的長袍,上繡著滄海龍騰,洶湧的波濤上金龍叱吒,張牙舞爪地俯瞰世人,瞳仁如墨藏儘世間詭譎,龍章鳳姿照遍萬裡山河,整個人都帶著一股與生俱來地王者之氣。

“兒臣參見父皇!”

“臣妾參見父皇!”

商皇眼神溫和,在這惶惶地燈影下,他的眼眸中卻倒映不出任何色彩。

“何事?”

姬貴妃一步向前,欠了一禮,“皇上,如今天正已年滿十六,按照皇室祖製,當可被封親王,前往封地,還請皇上思量。”

商皇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正兒。”

商天正行跪拜禮,沉聲道:“兒臣在。”

“你雖為前朝血脈,但仍是我地兒子,封你為王,賜你封地本該如此,但卻是有許多老夫子據理力爭,不願你出京,朕著實難辦啊。”

“兒臣不怨他人,身負前朝血脈,實是兒臣自己之罪,況且父皇不僅是父,還是君,君父之命,兒臣不敢不聽。”

商皇玩味地看著階下地九兒子,語氣很是平淡,“那我讓你即刻自裁,赴九泉之下,你可願否?”

商天正冇有猶豫,雙腳一蹬,急速衝向旁邊的金龍柱,低頭如同蠻牛。

“啪”

冇有想象中的疼痛,商天正反而撞在了某人的懷裡,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賭對了。

原來商皇身前的老太監腳步微動,身形已經擋在了金龍柱前,伸手扶住了九皇子。

老太監忙跪下替九皇子求饒:“陛下,九皇子平素明事理,善讀書,絕不是大奸大惡之輩,求陛下收回成命。”

“九皇子也莫要莽撞,陛下此話定有深意。”

一番左右逢源,輕鬆化解了父子間的隔閡,老太監不愧是商皇最喜歡的隨侍之人,冇有這番話術與眼力,怕是早就成了皇宮井下的枯骨。

老太監心中清楚,如若九皇子真的血濺當場,皇帝必然落得個逼殺兒子的罪名,史書中定會大大的寫下一筆,素來愛惜名聲的皇帝自然不希望如此,所以,他必須攔下九皇子!

此時,商皇也出聲調和氣氛,“天正,真是胡鬨!你若死了,你母親怎麼辦?怎地如此莽撞?!朕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你且退下。”

姬貴妃白皙無暇的臉上露出焦急之色,其實心中冷笑不止:老東西裝的挺像,你恨不得我兒死了纔好!

但她卻絕不會說出真實想法,而是朱唇輕啟,微叱皇兒,“天正,皇上麵前不得無禮,快推下。”

商天正當即站回母親身後,露出一臉後怕的慌張之色,主動提起封王之事:“父皇,孩兒並不願意出京,隻想一心一意陪著母親與父皇,終生相伴左右,不離不棄,還望父親成全!”

姬貴妃心中驚詫,這竟是我那癡傻孩兒說的話?這招以退為進用的好啊!難道我兒當真大智若愚,其實心思縝密?

商皇臉色一僵,眼神微眯,竟然也有些看不透此時兒子的心中所想,謀秘良久後,商皇跟老太監耳語一番,隨後,老太監招來了宮內的太史令。

商皇淩厲而又陰鷙地看向自己的九皇子,隨即口出輕吐詔書。

“吾兒天正聰慧過人,素有雅緻之聲,而今已過舞象之年,當可開府立牙,出京就藩。”

“今日特封吾兒封地為西蠻之州,明日起即刻前往封地,若無旨意,不得入京。”

“敕封吾兒,非圖吾兒享樂,也非吾兒福澤,而是朕將大商西門交予吾兒之手,命吾兒身負鎮守國門之責,必不可輕怠!”

“欽此。”

姬貴妃回頭看了皇兒一眼,不覺搖了搖頭,眸色深沉如水。

好一招陽謀,縱然商天正出京躲過政治漩渦,可入了南蠻,怕是也離死不遠。

西蠻州地處大商最西麵,而西越帝國在則在西蠻州地邊上虎視眈眈,連年戰事不斷,並且大商輸多贏少,西越軍隨時都可能回會攻打西蠻州,如果西蠻州被西越攻占,那他商天正丟失國土,必然是罪該萬死之人,縱是皇子也絕對逃脫不了罪名。

姬貴妃心急如焚,這可該如何是好......

可商天正卻鬆了一口氣,他身為前世軍神,自然不懼這小小的蠻夷部落,現如今最大的問題就是該如何順利的到達西蠻州,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保不齊,就有意圖奪嫡地皇子想要刺殺自己,尤其是太子,他身為皇室正統,當然最為堤防各個兄弟,在自己前往封地的路上弄出點意外也不是不可能的,最關鍵的是他身負前朝血脈,縱是自己身死,父皇恐怕也不會追究,反而會心情舒暢......

姬貴妃一幅楚楚可憐的樣子,哭訴道:“皇上,按照祖宗之法,天正應先在京城開牙建府,選取天下英才為助力。”

“這怎麼著都得要一年時間,明天就走是不是太過急促?”

在大商朝,隻要是封號親王,都有開府建牙的權利,儀同三司。

何為開府?

“開府”就是說指皇子可以建立府署並且自選幕僚,也稱“幕府”。簡單來說,就是可以在親王府上辦公,並由自己選拔幕僚,幫助做事。

何為建牙?

牙其實就是軍旗,也稱牙旗,就是建立直屬於親王的軍隊,數量不超過3000人,由親王直接指揮,名冊上報中央朝廷備案即可。

所以,親王如同封地上的土皇帝一樣愜意。

但商皇好像不想讓九皇子過的舒服。

“西蠻州軍情緊急,耽誤不得,吾兒到了封地再自尋良才良將吧。”

商天正一臉不情不願的樣子,但其實心裡早已樂開了花,“謝父皇,兒臣領命,明日便啟程前往西蠻州,做這西蠻王!”

商皇一臉欣慰之色:“很好!”

“吾兒長大了,朕且賞你黃金千兩,白銀萬兩,綾羅綢緞一百匹,布一千匹。”

“明日令太子給你挑選一千名精兵,護送你去西蠻,這一千名士卒可要好好珍惜,吾兒平素未讀兵書,不通軍事,需多像士卒學習纔是。”

“謝父皇賞賜”

商皇嘴裡說得好聽!但是,一個親王出京就藩,不按照祖製給資源,竟然隻給點黃金白銀和布匹,商皇之心,昭然若揭呀。

史官奇怪的看了商皇一眼,揮筆寫下:商皇素來不喜九皇子,並未遵循祖製,僅僅獎賞少許財物,少許布匹,九皇子並未氣惱,大喜之下,納之。

商天正冇有再多說什麼:“兒臣連夜準備行禮,明早直接在西城門外點兵,率軍趕往西蠻城。”

忽然,旁邊姬貴妃開口說道:“皇上,左丞相嫡女魏青青與正兒有婚約,臣妾想請皇上明日賜婚,以祝吾兒封王!”

“姬貴妃言之有理,魏青青當為西蠻王妃!”商皇臉色平靜如水,思慮片刻後說道:“天正,今日索性就隨了你母親的願,馬上下旨,將這大商第一美人賜婚於你!”

“此時軍情緊急,不適合在京城辦婚事,不如這樣,朕令魏青青與你同行,共去西蠻州,等到了你的封地上,你們就立即成親,你看如何?!”

“啊?”商天正很驚訝!這個皇帝為何此時突起好心?難道皇上也不喜左丞相?這裡麵究竟有什麼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