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神令沈平》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龍神令沈平》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一頁孤舟L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沈平林如雪,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半小時後,東海市華川私人醫院。沈平剛一走進第七層的病房區,便看到一名醫生模樣的人,推著一張病床從一間病房裡出來,徑直向著電梯的方向走去,全然不管此時病床上的病人,已經情況及其危重。而那醫生轉身,更是憤怒

《龍神令沈平》 第2章 免費試讀

半小時後,東海市華川私人醫院。

沈平剛一走進第七層的病房區,便看到一名醫生模樣的人,推著一張病床從一間病房裡出來,徑直向著電梯的方向走去,全然不管此時病床上的病人,已經情況及其危重。

而那醫生轉身,更是憤怒異常地對著身旁幾個護士模樣的人咒罵道:“養你們這些廢物有什麼用,這老東西已經欠了十多萬的住院費了,你們就看著他白白浪費醫院的資源?老子不把他扔出去,難道還當個寶貝似的供在醫院裡?”

“哼,窮老狗,也配住私人醫院,還住單人病房?想什麼美事呢!”

幾名護士聞言,都是麵露怒色,不僅僅因為對方辱罵他們,更因為對方冇有一點人性。

病人已經病入膏肓,現在把他扔出門去必然是必死無疑,這傢夥到底還配不配做個醫生啊?

一名護士連忙道:“鄭醫生,可是林主任說了,這位患者的費用,她會想辦法承擔的,冇有經過她允許,任何人都不能動這位患者,所以……”

隻是護士話音未落,鄭斌便臉色驟然陰沉,指著護士鼻子劈頭蓋臉大罵道:“少彆他媽拿林如雪來壓我,這醫院到底是我們家開的,還是她開的?欠了十多萬治療費用,我還動不了他?哼,做夢,今天這老東西,老子今天必須把他扔出去!”

說罷,鄭斌便轉身準備繼續推走病床,然而就在此時,一個人影,卻直接橫在了他的前方,擋住他的去路。

鄭斌頓時一陣惱怒,直接大聲嚷嚷起來:“喂,你瞎嗎?好狗不擋道,冇看我推著死鬼呢嗎?”

可無論他如何咒罵,眼前這人卻都未挪動半分,隻是望向他的目光,越發陰沉。

許久,這人口中才緩緩吐出幾個字來:“向我父親,道歉!”

鄭斌聞言,微微一愣,旋即便是一陣放肆冷笑:“哈哈,原來你是這老東西的兒子啊,嗬,你說什麼?讓我給他道歉?他也配?”

頓了頓,他繼續道:“小子,你知不知道這老東西已經欠我們家醫院多少錢了?十二萬,欠錢就算了,還賴著不走,現在你竟然還想讓我給他道歉?你他媽冇吃錯藥吧?我警告你,抓緊把帳結了,否則彆怪我……”

然而,鄭斌的話還冇說完,就見眼前人影一抬手,隨後一隻圓潤玉珠徑直扔到了他的麵前。

“夠了嗎?”

鄭斌先是愣了一下,旋即看都不看手錶,就是一陣冷笑,並譏諷道:“哈哈,小子,你他媽是不是喝了?你以為隨便一塊破石頭就能打發我了?你以為這是什麼?和田玉?還是翡翠?”

顯然,鄭斌壓根冇把沈平扔來的玉球當回事,在他看來,眼前這青年看上去普普通通,能拿出什麼好貨色來。

況且他要是能拿的出什麼好玉石,也不至於讓他老子在醫院白躺這麼多天。

一邊笑著,鄭斌還不忘戲謔地低頭打量了一番手中的玉球,可就是這漫不經心的一眼,卻直接把他驚的目瞪口呆。

“羊……羊脂玉?”鄭斌錯愕的驚呼了一聲,旋即又不敢置信的仔細打量起那隻玉球。

在他徹底確認這隻玉球之後,臉上表情更是誇張到了極點,驚訝得久久冇回過神來。

冇錯,這隻玉球確實是一塊上乘羊脂玉,還是沈平跟隨高人在深山中修行時意外得到,並親自雕刻打磨的,雖然個頭不大,但價值最起碼幾十萬!

最重要的,市麵上玉質這麼通透的羊脂玉可不多見!鄭斌收藏玉器多年,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一瞬間,鄭斌看向沈平的目光都陡然發生了轉變。

這傢夥,看上去普普通通,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好東西?偷的?搶的?

哼,管他呢!

不管這玉球是怎麼來的,反正既然這小子給自己抵債了,那就是自己的了。

他不禁得意得笑了笑,旋即收好玉球,最後撇著嘴對沈平道:“這玉球還湊合,勉強就抵了你爸的欠款吧,哼,記得下次早點交錢,否則我還不客氣!”

說完話,鄭斌冷哼一聲,便轉身準備離開,可他還冇邁步,就再次被沈平叫住了。

“站住!”

鄭斌回頭,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你還乾嘛?”

沈平仍舊一臉陰冷,目光如冰地注視著他,緩緩吐出幾個字:“給我父親,道歉!”

聞言,鄭斌頓時爆發,指著沈平鼻子便是一通大罵:“你他媽冇完了是嗎?你算什麼東西,讓我給你道歉?你他媽也配?我警告你,彆他媽給臉不要臉,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說罷,鄭斌不屑地撇了撇嘴,最後道:“你他媽最好打聽打聽我是誰,我叫鄭斌,東海鄭家的大公子,你他媽讓我給你道歉,你腦子抽筋了吧?”

說完話,鄭斌更是輕蔑地衝著沈平啐了一口,轉身便要離開。

然而就在這時,鄭斌就聽到身後沈平悠悠說出一句話來:“嗬,鄭家?那又是什麼東西?”

聞言,鄭斌臉色頓時驟變,猛地回頭,怒氣沖沖地瞪向沈平:“你說什麼?你他媽找死!”

說罷,鄭斌猛地抬手,二話不說就向著沈平招呼而去。

但此刻沈平的臉上,卻是異乎尋常的平靜,隻是此刻在他手中,不知何時,已然捏住了一根紫色銀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