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武醫》 小說介紹

《落魄武醫》是信封無言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楊力,十綺,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落魄武醫》 第1章 免費試讀

噗!噗!噗!噗!噗!……

隻聽得一連串的熄燈聲響起,十幾位女嘉賓的燈台竟然一次性全滅!

在這個相親交友的綜藝節目上……

就連一向注重形象的主持人也禁不住驚在那兒,不過他的眼神之中,卻是無意間透露出了虛偽的神色,就好像他早知道會這樣所以在那裝似的……

但,像這種冇一盞亮燈的情況,在這個節目上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

以至於觀眾席裡更是傳來一陣又一陣海浪般的潮亂。

自從剛纔看完了這位男嘉賓的介紹短篇後,所有的女嘉賓都滅了燈,對他露出鄙夷的神色,那前排一部分膽大的觀眾們,也都憤憤不平的站出來指責這位男嘉賓……

“靠,你爹就是楊氏集團董事長,那個禍害我們老百姓的奸商?”

“你以前不就是有個破錢麼?現在你那有錢爹已經破產了,你什麼也不是了!”

“滾吧!找這種男嘉賓來還不如找我,節目組做不下去了麼?”

除了怨罵,當然還有歎息。

“唉,這麼大的一家公司,一夜之間,說破產就破產了,實在是太蹊蹺了!”

“想不到當初那個稱霸商業界的猛人楊萬界的兒子竟然也落得瞭如此下場……”

“唉,誰知道呢,也許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情,被人整了吧?”

一句又一句的尖酸話語,一字又一字的落在那舞台正中間少年的耳朵裡,卻猶如是鋒利的刀片一樣,慢慢的穿透他的心臟……

他的呼吸漸漸也因此而變得急促起來……

而就在這時,身旁的主持人陰笑著對他遞去一個麥克風……

“楊力先生,請問,您作為第一個在我們這百分百牽手的社交節目裡無一人為你留燈的男嘉賓,有何感想?”

隻聽那主持人語氣中略帶嘲諷的對他說道。

隨著他說完,那名叫楊力的少年緩緩抬起了頭來,眼神呆滯麻木的看了他一眼……

“一定要說麼?”

隻聽他懇求的問道。

主持人聞聲,原本還對著觀眾們那假笑的臉一瞬間扭過來對著他,立竿見影,馬上變得無比的惡毒,低聲道:“你不說,等會兒下台有你好受的!”

這句話雖然語氣很平和,但對於楊力來說,每一個字卻又那麼的沉重……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他對著麵前的觀眾們,慢慢的舉起了麥克風……

“我……”

楊力的嘴角微微頓了頓,眼神之中儘是不甘,但更多的,卻是深深的無奈……

“還不快說?”

主持人帶著威脅的口氣在後麵催促道說。

楊力冇有辦法了,這一切,全都是他咎由自取!

以前的他,風流不羈,無數少女為之拜倒。

而自從,參加那個聚集了無數富豪子弟們的派對後……

次日,晚,禍事便找上了門來,楊力被抓走,天亮,楊氏集團造假貨,欠員工薪水破產的訊息便上了頭條,報紙傳遍了大街小巷。

遭到毒打的他,成了那女人家的下人,被逼著在公眾麵前做著這些難以想象的事情……

現在的他可謂是一無所有,風流債他一輩子也難以還清!

也許是早已安排好的,幾個情緒激動的前排觀眾直接衝了上來,對著他就是一番毒打……

誰也攔不住。

嘩……

早已看穿真相的觀眾們唏噓不已,卻仍都裝作他該打的樣子……

可一個二十歲的少年怎麼禁得起這般毒打?

以至於,一陣子後……

“彆打了,彆打了,我說,我說……”

隻聽正挨著打的楊力連連求饒道,狼狽不堪……

那群安排好的下屬們這才漸漸的停了下來……

“早這樣不就好了?”帶頭的那傢夥說完,旁邊的主持人便將話筒伸到了楊力的嘴邊……

“我……我是……是個廢物……冇用的廢物……我全家也是……廢物……”楊力說出來的聲音比蚊子都要小。

“什麼?你是個什麼?我冇聽到,請再說一次?”

那下屬握著棍子對話筒囂張的叫說。

“廢物……”

楊力低著頭說完,雙手抱頭跪在地上,淚水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觀眾席一片嘩然。

於此同時,後台的某一貴賓室內。

“哼,這就是招惹我的下場!”

隻見一個鷹鉤鼻,眼睛窄淺惡毒的中年男人叼著根高貴的雪茄看著麵前的螢幕道說。

而楊力在說完這句話後,不久,便暈了過去……

“觀眾朋友們,這位男嘉賓真是遭神靈降罪,天理不容啊,也許這就是報應吧……”那主持人仍說著圓場的話。

“那麼我們有請下一位男嘉賓上場!”

激動人心的音樂響起,節目又恢複了正常,觀眾們也都權當剛纔那一幕冇看到一樣。

而楊力則是被人帶了下去。

暈倒了的他被那帶頭的下屬“撲通”一聲扔到了貴賓室的地上……

“老闆,這小子暈死過去了,怎麼辦?”

隻見,那夾著香檳的鷹勾鼻像是喝水一樣輕鬆的說:“捆起來,扔到高速公路上去。”

“明白。”下屬應允一聲後,便帶著暈倒了的楊力退了下去。

望著手下離去的背影,鷹鉤鼻的中年男子不禁冷冷的悶哼一聲,就好像不屑楊力這條命一樣。

“爸。”一個穿著華貴紫金衣的少女從背後跑了出來,靠在了那中年男子的身旁。

她渾身散發著一種令人心曠神怡的香味,整個人的穿著打扮,就像是古時候的王妃一般……

隻是,當這女子出來的時候,兩邊站著的兩個保鏢卻是滿臉恐慌的模樣,就似是看見了一個十分可怕的東西……

而她卻不以為然,隻是一笑。

鷹鉤鼻的中年男子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臉道:“綺兒,這次的事情,真是委屈你了。”

“隻要楊家的東西拿到,這點事情又算的了什麼呢?”那名作綺兒的貌美女子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眼前的中年男人哈哈笑了起來:“好,不愧是我起司冠的女兒,等到我們起司家再次崛起的時候,爹一定不會虧待你的。”

綺兒優柔的嗯了一聲,又問道:“那個小子怎麼樣了?”

“死了!”中年男人風輕雲淡的說道。

隨著他這兩個字的吐出,那綺兒的臉上不禁露出了一抹極其邪魅的笑容。

……

郊區。

一輛銀白色的麪包車在荒野之中停了下來。

烈日當中,周圍除了一片遙望無儘的高速公路外,剩下的儘是荒蕪。

哢的一聲。

車門打開,從上麵下來兩個穿著牛仔褲,黑背心的男子。

“就這兒吧,。”

其中一個邊說邊打開了後車廂的門。

兩個人很快便將一個擠滿了的麻袋扛下車子,撲通一下子扔在了眼前的公路正中間。

接著上車,一句話也冇說,哼的一聲發動引擎,便駛向了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