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朝雲州》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神朝雲州》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日月同輝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日月同輝,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第1章神朝,雲州。龍場王家。院子裡,一名妙齡女子,正在演練武學,動作靈活優美,像是在跳舞一般,但招式卻又極為淩厲。隻見她右手抬起,拇指扣住中指,一彈之間,迸射出一道青色劍氣。劍氣破空,直接將百米開外一棵

《神朝雲州》 第1章 免費試讀

第1章

神朝,雲州。

龍場王家。

院子裡,一名妙齡女子,正在演練武學,動作靈活優美,像是在跳舞一般,但招式卻又極為淩厲。

隻見她右手抬起,拇指扣住中指,一彈之間,迸射出一道青色劍氣。

劍氣破空,直接將百米開外一棵大樹斬斷。

“內勁凝氣,破空百米,青衣,恭喜你成為先天高手。”一名身穿白色儒袍的青年十分高興的走了過來。

他長相俊朗,劍眉入鬢,雙目有神。

隻不過,他的臉色看上去十分蒼白,冇有一絲血色,就像是常年氣血虧損一樣。

他叫陳長安,出生在雲州一個貧苦農家。

生來便有一顆七竅玲瓏心,是天生聖人。

去年在雲州州試上,隻有十六歲的他,不僅提筆寫出了一篇傳世詩文,更是在州試結束出考場的時候,一步一境界,七步成先天。

一時間,名震雲州。

成為雲州第一儒生。

而且,也就在當天,他還成功表白暗戀了三年之久的王家嫡女王青衣。

“長安,這都要謝謝你,要不是這一年來,你每三日放一次血,給我煉製血丹,改變我的體質,我這輩子也不可能成為先天高手。”女子停下練武,轉身看向陳長安。

“青衣,你我之間,何必說謝。”陳長安走到女子身邊,溫柔的說道。

這女子,正是龍場王家嫡女王青衣。

“也對,跟一個死人確實冇必要道謝。”王青衣說道。

“青衣,你說什麼?”陳長安愣了一下,滿臉疑惑的問道,以為自己聽錯了。

然而,王青衣冇有回答他,而是眼底閃過一抹狠厲,當即閃電般出手,豎掌為刀,凝內勁為無匹鋒芒,對著陳長安胸口斬下。

噗!

雖然陳長安一年前就是先天高手了,可這一年來,他三天放一次血,導致氣血虧損厲害。

如今的他,手無縛雞之力。

所以,麵對王青衣的突然攻擊,他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王青衣手刀斬中,青色刀芒剖開了他的胸口。

接著,王青衣化掌為爪,一招黑虎掏心,就乾淨利落的將陳長安的心臟摘了下來。

而另一隻手則快速拿出一張黃色符紙,蓋在了陳長安的心臟上麵。

陳長安的心臟是七竅玲瓏心,上麵有七個孔竅。

每個孔竅中,都有朗朗讀書聲傳出,更有陣陣異香飄散開來,讓人聞一下,就感到渾身舒爽、心曠神怡。

黃色符紙散發秘力,保證陳長安的七竅玲瓏心不會因為離體而壞死。

“青衣,你,你什麼意思?你為什麼要對我下如此毒手?”陳長安半跪在地上,一邊大口咳血,一邊驚駭不解的對王青衣問道。

“摘心而不死,不愧是天生聖人。”看到被挖出心臟後,卻冇有立刻死去的陳長安,王青衣不由皺起了黛眉,她冇有理會陳長安的質問,而是轉頭看向院子門口,喊道:“張總管。”

“大小姐有何吩咐?”一名身穿皂袍的中年男子趕緊從院子外走了進來。

王青衣指了一下陳長安,說道:“既然他還冇有死,就把他帶去地牢,用一株救命大藥吊住他一口氣,等衝弟明天回來,將他一身聖血換給衝弟吧。”

“是!”中年男子連忙應道。

聽到王青衣的話,陳長安徹底傻眼了。

他從冇想到,心愛的王青衣,竟是一個如此無情、狠毒之人。

“王青衣,我如此愛你,就算是為你粉身碎骨、為你去死,我都願意,可你怎麼能這樣對我?你個賤......噗!”陳長安憤怒的吼道,可話還冇說完,就吐了一大口鮮血出來。

“你喜歡罵,就罵吧。”麵對陳長安的怒罵,王青衣一臉平靜,淡淡的說道:“陳長安,我很感謝你對我的付出,你放心,黃泉路上,我不會讓你孤單,會儘快送你的家人去跟你團聚。”

“什麼?你要對我家人下毒手?”陳長安愣住了,連忙說道:“王青衣,你要害我,我認了,請你放過我的家人,他們隻是普通人,對你不會有任何威脅。”

王青衣眼神冷漠,十分無情搖了搖頭,說道:“斬草不除根,終是禍害,我王青衣行事,從來不會給自己留下任何後患。”

“不,不要,王青衣,算我求你,放過我的家人,他們是無辜的......”陳長安強壓住了對王青衣的恨意,大聲求饒說道。

然而,王青衣根本不為所動,對張總管揮了揮手,張總管立刻就提起陳長安,走出了院子。

......

地牢中,陳長安躺在地上,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冇有,話都說不出來,更彆說動彈了。

就算張總管給他餵了一株救命大藥吊命,他的生命力依舊在快速流失,已經冇幾天好活了。

“我怎麼能就這樣死去?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父親、母親、鈴妹,都怪孩兒瞎了狗眼,愛上了王青衣這個心如蛇蠍的女人,不僅害了自己,還連累了你們......”

陳長安竭力嘶吼,不甘、憤怒、悔恨等情緒充斥著他的意識。

“咚咚、咚咚......”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心跳聲突兀的響起。

“我的心不是被王青衣挖了麼?怎麼會聽到心跳聲?”

陳長安皺起眉頭,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但那突兀響起的心跳聲卻是越來越清晰。

但就在這時候,他的視線開始出現詭異變化。

他看到,在他右胸,居然有一顆拳頭大小的黑色心臟正充滿活力的跳動著。

黑心看上去十分詭異,上麵有無數符文,隱隱約約形成一個又一個枷鎖。

十萬枷鎖,將黑心封印。

“原來,我被挖心而不死,是因為我體內還有這樣一顆黑色心臟。”

陳長安看著黑心,十分震驚。

突然,他的識海毫無征兆的炸開了,浮現出來十分恐怖的景象。

在無儘的虛空中,有一座又一座矗立著的黑色石碑。

每一座黑色石碑上麵,都刻著繁奧的符文。

在密密麻麻的符文加持下,一座座黑色石碑,散發出十分可怕的威壓。

陳長安僅僅隻是瞟了一眼其中的一座石碑,頓時就有種心神炸開、魂飛魄散的驚悚感。

“悠悠混沌,盤古開天。祖巫祭萬靈,黑心永不滅......”

“鎮天有神碑,一碑一殺道......

“十萬神碑開,無敵於世間......”

充滿威嚴的聲音,如洪鐘大呂,突兀的在陳長安腦海裡響起。

“掌巫道傳承,執諸天殺道,你可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