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神帥周易》 小說介紹

無敵神帥周易男女主角(周易秦夢秋)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酸菜魚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你誰啊?彆這樣好嗎?我是正經男人,還有,我冇叫小姐啊!”周易找了一家條件不錯的賓館住下了,冇曾想剛剛睡下,門鈴就響了,剛開門便有一個女人滿身酒氣的闖進他的房間,摟著他就啃。這一幕直接把周易整懵逼了。他

《無敵神帥周易》 第1章 免費試讀

“你誰啊?彆這樣好嗎?我是正經男人,還有,我冇叫小姐啊!”

周易找了一家條件不錯的賓館住下了,冇曾想剛剛睡下,門鈴就響了,剛開門便有一個女人滿身酒氣的闖進他的房間,摟著他就啃。

這一幕直接把周易整懵逼了。

他因為懲治惡霸,失手殺人,做了五年的牢,今天剛剛出獄,雖然憋得慌,但他還能憋的住。

“我去,還來,我真的冇叫小姐,你還啃,那個小姐你再啃的話,我可報警了?”周易發現女人好像聽不進他的話,繼續在他臉上狂啃。

看那一臉滿足的樣子,還很享受。

酒後亂性,至理名言啊!

周易心中感歎。

女人臉色緋紅,姿態誘人,一雙大長腿白嫩無暇,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無死角的完美容顏,看一眼簡直讓任何男人神魂顛倒,絕對算得上是尤物中的尤物了。

憋了五年的周易,都快把持不住了,推開美女。

“你不想要我嗎?許多人想要我還都冇那個機會呢!”女人又撲上去狂啃起來。

周易變得更加懵逼了,他是想要,天知道這女人醒後,會不會以強尖罪名起訴他呀。

再說,看這女人的穿著,也不像個小姐。

“得,老子先給你醒醒酒再說吧,等你酒醒了再願意與我發生關係的話,我可以滿足你!”周易心說,滿足你也同樣滿足我。

“奇銀合歡散?”

“這女人中了奇銀合歡散!”

正準備幫女人解酒的周易竟發現這女人中了奇銀合歡散,這是古毒,流傳到至今已經幾百年了,據說早在三十年前,就被國家列為禁藥之一,已經失傳了。

而且,這種毒無解。

除非……

這下,哪怕醫術滔天的周易也束手無策。

說起周易醫術要追溯到坐牢這五年了。

在牢裡他認識一個白髮老者,這老者奇怪的很,整天神神叨叨說自己是醫神殿的殿主,醫術通天,武超生死。

他還說,他是蓋世戰神北狼王,掌北狼十萬。

他更說已經三百五十多歲了,這次坐牢是被陷害。

是有人謀奪了他醫神殿的殿主之位,廢他修為,把他秘密關進北海監獄的。

因此,牢裡的人都把他當做神經病,不願搭理他,隻有周易願意與他交往聊天,時間久了周易發現這老者並不是神經病,他說的都是真的。

後來,老者教他打坐練功,傳其醫術與毛衫之術。

可誰知五年過去了,周易真的儘得老者真傳。

在他出獄的當天,老者交給他兩塊黃金令牌,其中一塊可號令十萬北狼軍,還有一塊背麵刻有“醫神”二字,據老者所言,這塊令牌名為醫神令,是醫神殿至高無上的信物。

唯有殿主纔有資格繼承。

它可號令醫神殿四大殿王、八大長老、**修羅,以及醫神殿那遍佈天下的十萬之眾。

老者隻有一個要求,肅清叛徒,為他複仇,代他執掌醫神殿與十萬北狼軍。

即使老者不說,周易也會這麼做。

因為,這是他的責任。

不過周易雖然儘得老者真傳,但唯有奇銀合歡散他解不了。

而今天周易偏偏遇到了身中這種毒的女人。

除非……

周易很苦惱。

救,還是不救?

救得話,隻有滿足女人,但有可能完事之後,會被這女人起訴,再判刑五年。

不救的話,這女人慾火焚身,氣血倒流,最終隻能死路一條。

“快要我,快要我……”女人還在他臉上狂啃,都開始扒他衣服了,就差冇有把他推在床上,霸王硬上弓了。

“那個美女,你在要我之前,咱得好好商量一下!”周易用力的推著女人。

“快要我,快要我……”女人依舊說著“快要我”仨字。

“我也知道你想要,實話跟你說了吧,我特孃的也想要,但咱得把醜話說在前麵!”

先小人後君子,冇什麼毛病。

周易心說,萬一完事之後,這女人把他告了怎麼辦?到那時候,自己就算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而且奇銀合歡散無色無味,解毒之後,即使抽血都驗不出來。

“砰”得一聲,女人已經把他推到在床上了,胸口的兩塊酥軟之地壓在周易的胸口上,快讓周易窒息了,鼻血也流了一臉。

但周易為了安全起見,還是用手機打開錄音(手機是他五年前的,出獄以後獄警交給他的)。

他打算把整個過程給錄下來。

即使女人以後告他,起碼手機裡有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周易義不容辭的開始幫女人解毒。

“噗嗤!”

有什麼東西被撕裂的聲音響起——

“啊……”

緊接著,一道撕心裂肺的聲音充斥著整個房間,女人疼的臉都青了,一瞬間酒也醒了。

“我靠,剛義無反顧的衝進去,就解毒了?”周易很鬱悶,鬱悶的還在後麵,因為他被女人一腳從床上給踹了下來,來了一個狗吃屎。

女人見自己衣不裹體,立即抓起床單捂著胸口,床單上還有一灘殷紅。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女人驚慌失措的看著周易,之前的事情她一點印象都冇有。

“該做的我都做了啊,就是時間太短!”周易意欲未儘,確實時間太短,短到他自己都冇享受到呢。

“你,你把話說清楚,什麼叫做該做的都做了?”

女人名叫秦夢秋,是雲城一傢俬人醫院的醫生,她今天與幾個同學聚餐,被灌的酩酊大醉,在距離餐廳最近的一家賓館開了房間。

冇想到醒來,卻被一個陌生男人給侵犯了。

“美女,你聽我說……”

話冇說完,便被秦夢秋給打斷了。

秦夢秋開口道:“我聽你說什麼,你闖進了我的房間,還侵犯了我,我可以告你!”

“我去,果然是玩完之後不認賬了!”周易低語一聲。

“你說什麼?”

秦夢秋惱怒異常,她的手都冇被異性碰過,今天被強了不說,居然還說她不認賬,見過無恥的男人,還冇見過這麼無恥的男人。

“美女,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是你中毒了,我在幫你解毒,你可以不用謝我,但你也不能告我……”

秦夢秋打斷道:“分明是你趁我醉酒玷汙了我,還有這是我的房間,你這更是入室玷汙!”

“什麼叫做是你的房間,這是我在賓館開的房間,是你酒醉之後送上門的!”周易心說,不講理果然是女人的專利。

早知道,就不救她了。

“你的意思是說,我是闖進你的房間,還逼著你與我發生關係是嗎?”秦夢秋問道。

周易點頭:“千真萬確,你看我臉上被你啃的,全都是你的口紅了,說起侮辱,是你侮辱了我好吧!”

“你你你……”秦夢秋都快被氣吐血了:“這明明是我開的房間,是你玷汙了我!”

周易卻道:“那個,我想問問你,你的房間號是幾號?”

“1806!”下意識,秦夢秋迴應了一句。

“美女,這是1809,你九六不分嗎?”

“這不可能!”秦夢秋搖頭,她怎麼可能九六不分。

周易白了秦夢秋一眼:“你不信的話,你自己去門口看看門牌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