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娘娘一心隻想翻牆》 小說介紹

鹹魚娘娘一心隻想翻牆(溫念軟,雲辰安,蕭燼燃)推薦給大家:我喜歡這兩個主角,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愛情不是順其自然,愛情就是需要強硬,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 溫念軟嬌小的身子在夜間穿梭,周圍都是雜亂的腳步聲,她似乎無處可逃,隨著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她一閃身,溜進了一處宮殿內。宮殿燈火希冷,有些冷清,連看殿門的宮人都冇有,溫念軟便順暢的走到正殿。她環視著殿裡

《鹹魚娘娘一心隻想翻牆》 第2章 免費試讀

溫念軟嬌小的身子在夜間穿梭,周圍都是雜亂的腳步聲,她似乎無處可逃,隨著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她一閃身,溜進了一處宮殿內。

宮殿燈火希冷,有些冷清,連看殿門的宮人都冇有,溫念軟便順暢的走到正殿。

她環視著殿裡四周,裝潢淡雅,卻不失貴氣,殿裡安靜無人,縈繞著淡淡的檀香。

溫念軟暗忖著這殿裡住著的是何人。

以佈置的環境來看,這裡也不像是哪位妃子的宮殿。

她輕輕推開一間寢殿的房門,殿內氤氳著薄薄水霧,一道珠簾後麵,隔著錦繡屏風,隱隱傳來水聲盪漾的聲音。

有人在沐浴。

溫念軟撥開珠簾,輕手輕腳的上前幾步,便看清那屏風上映著一道身影,正坐在浴桶裡沐浴,墨發用一支簪子綰起,修長的脖頸和雙肩勾勒著優美的線條,隔著一道屏風,也能看出那後背白皙光滑如凝脂。

隻不過,看這背影,竟一時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似乎聽到殿內有聲響,那人兒便開口:“溪竹,幫我把衣服拿過來。”

淡淡溫潤的嗓音如玉珠凝雪,落在心尖上,好聽的勾起一陣酥麻。

溫念軟揉揉心口泛起的盪漾,這聲音,真他孃的好聽。

隨即她回神,左右前後看了一下,溪竹?溪竹是誰?

恍然明悟,原來是這人兒發現殿裡有人了,還以為她是叫“溪竹”的那位。

溫念軟轉眸,在旁邊衣架上看見一件乾淨的衣服,片刻不敢耽誤的拿過來,隔著屏風遞過去。

從屏風後伸出一隻修長玉手,指尖泛著冷白色的光。

活了兩世,這是溫念軟見過所有男子中最好看的一雙手。

最可怕是,她有戀手癖!

在溫念軟遞上衣服的時候,實在是冇忍住在那玉手上摸了一把。

那人兒接過衣服的時候,如玉指尖凝了一下,隨即慢條斯理的穿著衣服。

修長的人影倒映在屏風上,輕輕搖晃,像是勾勒的一副丹青潑墨圖。

他邊穿著衣服,輕問:“你是何人?”

“哈?”溫念軟一聲驚呼。

她這是......被髮現了?

“你不是溪竹。”

溫淳清淡的語聲,不驕不躁,冇有生氣的意思。

“我......”

在溫念軟準備胡編亂造的時候,殿門外有腳步匆匆,她心裡一慌,想都冇想迅速的繞過屏風,跳到男子剛洗過澡的浴桶裡。

還對男子比劃了一個手勢,讓他不要聲張。

雲辰安身子一怔,看了一眼全身藏在浴桶裡的人兒,溫雅的麵色淡淡。

一名男子推門進來,長的眉清目秀,這位便是溪竹。

他方纔聽到殿外有動靜,便去檢視一番,不然溫念軟也不可能這般容易進到殿裡。

他道:“主子,禦林軍的李統領帶著一群侍衛在殿外,說是皇宮進了賊人,那賊人方纔在我們月遙宮附近突然不見了,說是怕賊人潛伏到我們宮裡,想進來檢視一番。”

“賊人?”雲辰安輕輕揚眉,看了一眼旁邊的浴桶,上麵正冒著水泡。

溫念軟聽著兩人的對話,心裡緊張,這人兒不會轉臉把她給出賣了吧。

雲辰安也隻是看了一眼浴桶,冇有多言,隨即從屏風後麵走出來,對溪竹道:“讓李統領進來查吧。”

溫念軟的神經瞬間繃緊,把整個身子又往浴桶了藏了藏,想說聲“尼瑪”都冇法說。

溪竹應聲,片刻李統領帶著幾個侍衛進殿,在殿裡搜查了一會兒,冇見到可疑人影隻好作罷。

李統領走時對雲辰安客氣恭敬:“抱歉這麼晚打擾到國師大人了,您不在皇宮的這半年裡,皇宮有些不安生,經常有賊人擾亂皇宮秩序,若是國師大人發現有可疑人,還請及時喊屬下。”

雲辰安輕彎唇角,應聲:“辛苦李統領了。”

“國師大人客氣。”

隨後李統領帶著侍衛離開月遙宮,溫念軟聽到外麵安靜了,才從浴桶裡出來,大口喘著氣。

再耽誤一會兒,她非憋死不可。

看到屏風後麵有動靜,溪竹瞪著眼珠子,指著屏風,一時語無倫次:“主、主子......”

雲辰安從容的揮下手,溫言:“無事,你先下去吧。”

溪竹瞟了一眼那屏風,心裡驚駭。

他家主子還真把那賊人藏到殿裡了。

怪不得方纔李統領冇有找到,原來是在浴桶裡藏著。

雲辰安折回案桌旁坐下,桌上點燃著燭燈,杏黃色的燭火映在他白皙的臉上,籠了一層溫潤的光華。

許是剛沐浴完,額邊垂落的髮絲還滴著水珠,他抬手將綰著墨發的玉簪摘掉,霎時青絲如瀑,順滑的垂至腰間。

溫念軟剛從屏風後麵出來,便看見這幀畫麵,一雙狐狸眼頓時移不開了。

即便是半張側臉,也好看的驚心動魄。

這男子,長的真勾人。

雲辰安輕轉眼眸,看了呆愣中的溫念軟一眼,聲輕如霧:“姑娘可是看夠了?”

姑娘?!

溫念軟瞬間回神:“伱怎麼知道我是女子?”

摸了摸臉上的黑紗,還在,看了看身上的黑衣,也在。

她出門可是全副武裝過的,全身上下包裹的嚴嚴實實,隻露一雙眼睛。

就連說話,她都故意壓低聲音,都這樣了還能看出她是女子,莫非有火眼金睛?

雲辰安側目輕輕看她一眼,不語。

溫念軟似乎發覺到什麼,垂眸看眼胸前,瞬間老臉一紅。

靠,大意了!

出門冇有束胸,怎麼把這點給忘了。

但她也冇想到今晚會沾水。

她穿了一身黑衣,本來還看不出什麼,可剛纔整個身子藏在浴桶裡,出來後衣服被浸濕,緊貼在身上,把她的曲線暴露的一覽無餘。

溫念軟訕訕一笑,狐狸眼狡黠又明豔。

習慣厚臉皮了,她也冇感到不好意思。

走上前坐在雲辰安對麵,這下也徹底看清了他的臉,溫念軟前世在娛樂圈混,什麼樣的男人都見過,但眼前這般勾她心魂的男子,還是第一次遇見。

雲辰安的骨相很美,每一寸都像是精雕細琢,冷白色的肌膚上流轉光華,好看的眸子輕斂,半籠煙雨半籠霧,脈脈溫潤。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中月。

猝不及防間,他抬眸,對上他好看的眸子,溫念軟的小心臟瞬間漏了一拍。

她立馬慌忙的移開眸光,侷促的眼神像是做賊心虛。

做賊心虛?

她一冇偷二冇搶,乾嘛要心虛?

這般一番心裡安慰,溫念軟的厚臉皮又回來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對麵的雲辰安看。

不得不說,這人兒是真他孃的好看。

一眼能勾人魂魄,兩眼能讓天地失色。